那年老妇女含笑回答,吴道子的传说 点击数

 文学经典     |      2020-04-07

在唐代众多的画家里,最有名的要算是吴道子了。不少画家钦佩地称他是“画圣”。
其实,吴道子小时候并不聪明。他喜欢画画,但总是不入门。
有一天,他画得心烦,便无精打采地出门游玩散心。他来到一座庙里,进了大殿,看见有两个妇女正在烙饼。年老的坐在东头擀饼,年轻的坐在西头烧鏊子。只见年老的随手用小面杖一挑,那饼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从东头飞到西头,正好落在鏊子上。年轻的妇女一面烧火,一面用竹片翻。饼熟了,她也像年老的一样,随手一挑,那饼就飞起来,丝毫不差地落在大殿中间的一块木板上,叠得整整齐齐。
吴道子越看越觉得神乎其神,就走到那年老妇女的身边,问道:“奶奶,你们的手法怎么会这样准呢?”那年老妇女含笑回答:“这没有什么诀窍,只不过是天天烙,月月烙,工夫久了,手法也就熟了。”说完,又忙着擀饼了。
吴道子一听,恍然大悟,不由得自言自语道:“看来无论做什么事,只要专心致志,功到自然成啊!”从此,他勤学苦练,从不懈怠,终于取得杰出的成就。

吴道子的传说之烙馍的启示,吴道子,又名道玄,唐代着名画家,画史尊称画圣。汉族,阳翟人。约生于公元680年前后。少孤贫,年轻时即有画名。

吴道子的传说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图片 1

烙馍的启示

      以前村子里都流行自己去烙饼,我们叫烙馍。开始前先拿水揉一平碗的面,这面呢也有讲究,不能太软,不然这馍不筋道,太硬的话,这饼擀的不好看,而且吃起来也没有那种弹性。和面也是技巧活,像我妈妈那样的老手,和完面,手上没一点沾的余面,就连和面的陶瓷面缸也因为高超的揉面方式而闪闪发光,没有因为一些干结的面块影响形象。像我这样的生手,和完面往往都要洗好久的手,因为手上干结的面块紧紧依附在皮肤上,搓都搓不掉。

吴道子的传说之烙馍的启示

传说,吴道子小时候并不聪明。他喜欢画画,但是画不好,一次画不好,二次画不好,三次还是画不好……最后连他自己也灰心丧气了,认为自己不是那个材料,永远也画不出什么名堂了。

      擀的时候更需技艺。从大大的面团上揪下一小团,揉成圆圆的小球,再拍扁,接着再用擀面杖擀成薄薄的一张圆。这时候另一个人早已搭好炉灶,鏊子早已被火熏热,将饼快速搭在擀面杖上,再迅速的挪到鏊子上,轻轻的把薄薄的饼搭到鏊子上,这个过程只需两三秒。时间太长的话,擀的将近透明的圆饼会受到大地的吸引而慢慢下垂,变成椭圆,到火上的时候,就会因为厚薄不再均匀而影响生熟。一张饼烙熟的话,大概只需一分钟,正反两面都要接触一下熏得火热的鏊子。记忆中接触鏊子的第一面,花纹是正中央的一小片焦黄,等到第二面了花纹就均匀的分布到每一部分,炉子周围火热的空气也进入了馍里,引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泡,鼓出了可爱的弧度。

曾任兖州瑕丘县尉,不久即辞职。后流落洛阳,从事壁画创作。开元年间以善画被召入宫廷,历任供奉、内教博士、宁王友。曾随张旭、贺知章学习书法,通过观赏公孙大娘舞剑,体会用笔之道。擅佛道、神鬼、人物、山水、鸟兽、草木、楼阁等,尤精于佛道、人物,长于壁画创作。

这一天,他怀着苦闷心情,没精打采地出门游玩散心。他来到一座庙里,进了大殿,看见有两个妇女正在烙馍。年老的坐在大殿东头做馍,年轻的坐在大殿西头烧鏊子。只见年老的把面团用小擀面杖擀成了薄馍,随手又用小擀面杖一挑,那馍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从东头飞到西头,正好落在那年轻妇女面前的鏊子上。年轻的妇女一面烧火,一面用竹片翻。馍熟了,她也像年老的一样,随手一挑,那馍就飞起来,一丝不差地落在大殿中间的一块木板上,叠得整整齐齐。吴道子看得呆了。

      等到面都变成了一张张带着火热气息的烙馍时,大人就会洗几个茄子,切成半指厚的圆片,贴在依旧冒着热气的鏊子上,茄子里的汁水与鏊子的火热碰撞,发出滋滋的响声。这时尚还年幼的我们就会被大人派去剥蒜,加上盐放在容器里捣成泥,加点清水加点醋拌匀,最后再滴上几滴香油,这样蒜汁就算做成了。更讲究一点的话,会在里面加上自家种的十香菜,做出来的蒜汁带着碎碎的翠绿还有独特的清香,更引起我们这些好吃鬼的馋虫。等到手劲小的我们捣出合格的蒜泥时,这茄子也都大致焙好了,趁热切成条状放入一个盆里再加上刚做好的蒜汁,拌匀。

烙馍的启示

吴道子看了一会,就走近那年老妇女的身边,问道:“奶奶,你看都不看,馍就会一丝不差地飞落在西头的鏊子上,这么难的事,你是怎么学会的呢?”

    这时拿一个尚存余温的烙馍再卷上这还热乎的拌茄子,咬上一口,茄子的汁伴着蒜汁的味道迸溅在嘴里,再加上还带着劲道的一口馍,虽然烫得人倒吸凉气,也停不下那贪吃的嘴。如果这时再有一个刚从井里捞出的西瓜,就真的赛神仙了。

上一篇:名叫王敦澳门新莆京怎么注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