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除了有玉痴皇帝乾隆,自古国人崇玉、爱玉、赏玉、藏玉、佩玉

 文学经典     |      2020-03-13

玉是好多东西:可以做成玉簪子别于发间;可以制成玉佩挂于胸前或悬于腰侧;可以做成玉镯子戴在腕上;可以做成缀子装饰书生的扇子;可以做成玉如意和玉吉祥当作厚礼或是信物赠与他人……

各位知道,清朝除了有玉痴皇帝乾隆,太后慈禧也要算一个玉痴,慈禧也是出了名的爱玉。她把玉看得比什么珍宝都贵重,有资料显示,慈禧把玩的玉器数量非常之多,足装满3000檀香木箱。慈禧太牛逼,曾雇3000人盘玉?这个境...

玉,早在七千年前已经进入了上古先民的生活,之后它们被制成礼器供上祭坛,琢成皇玺常伴君侧,雕成形形色色的小物件把玩于皇族权贵之手……七千年的光阴在这种宝石上注入了深厚的文化内涵。中国人崇玉,爱玉,“比德于玉”,中国的成语、典故里,“玉”的意象总是美好的。玉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让人们数千年来对其奉若至宝?温雅君子识灵玉中国地大物博,玉藏资源丰富。酒泉玉、蓝田玉、独山玉、岫岩玉都是中国玉器常用的原料。但要说“玉石之尊”,则非新疆和田玉莫属。它外表光洁温润,色泽纯净怡人,质地细腻紧密,在传统玉石中首屈一指。大自然中丰富的矿物质造就了不同颜色的和田玉,一般见有白玉、青玉、碧玉、墨玉、黄玉五种。其中最负盛名的就是“羊脂白玉”。数万年前形成于昆仑山北坡,不同于“山玉”,它们被风化,陨入山下的河流,又经历几千年流水的冲刷,脱尽棱角,孕育了晶莹油润,质若凝脂的和田籽玉极品。良玉难得,因此有“黄金有价玉无价”的说法。而“籽玉”艰难的形成过程一如成大事者的求索修行之路,这使得圣贤之人不免对其惺惺相惜,爱之藏之。比玉修身备五德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里将玉石的物理特性与贤者的德行“对号入座”,总结出玉之五德:仁、义、智、勇、洁。在中国人眼里,美玉是道德的象征,是君子的化身。孔子说:君子无故,玉不去身。老子说:圣人被褐怀玉。屈子说:搴玉英兮自修。古人常以玉为楷模,随身相伴,当作敦促自己修身养性的诤友。时光流逝千年,玉的美德——也是先哲寥寥数语提炼的做人准则——在浮华喧嚣的今日仍具有现实意义。物质文明发展迅猛的同时,我们开始重提诚信、重提礼仪。美玉承载着千年赞誉,今天化作复兴祖先德行操守的钥匙。不少玩玉的行家都说:身边有块玉,烦恼的时候细细摩挲,心绪便自然而然平静下来,同玉处久了,人也变得温润宽厚了。古之人不余欺也。巧心琢治玉魂新两年前,一块和田青白玉幸运地被选中,雕制成一式两枚2008北京奥运会徽宝。一时间,和田玉雕又成了收藏家、鉴赏家以及宝石爱好者的关注焦点。鉴赏玉雕作品,一看“料”,二看“工”。如果说“羊脂白玉”是天生丽质,那么精美细腻的雕琢就让其锦上添花;而原料稍有瑕疵的石料则通过雕琢者“巧色”的高超技艺重获新生。中国传统玉雕有很多代表性的符号,比如马上封侯、吉祥如意、岁寒三友。这些传统符号至今仍被广泛运用且颇受大众喜爱。不过图新的玉雕家也在探寻一些新的表达,让和田玉这种蕴藏着中国魂的宝玉能焕发新的光彩。现代化的工具为这种探寻奠定了物质基础,如何深层次挖掘玉石的文化内涵已成为众多玉雕高手共同的课题。 “螭龙”南石工作室作“城隍璧”是一块重达十公斤的和田籽玉。玉料体量甚大,洁白细腻,温润无瑕,形状完好。虽未经雕琢,但“天生丽质”的它所散发出来的含蓄美已经让人无法抗拒了。配以古城墙造型的红木底座,宝玉被赋予了“国”的内涵,同时也寓意“价值连城”。

图片 1

有玉,便有了与玉相关的行当:如专门从事采玉的人;专门从事开玉的人;专门从事琢玉的人;专门从事买卖玉的人……但在通州城,能同时精通采玉和琢玉的委实不多。在通州城,丁爷就被人尊称为“玉痴”。

各位知道,清朝除了有玉痴皇帝乾隆,太后慈禧也要算一个玉痴,慈禧也是出了名的爱玉。

编辑:admin

自古以来,中国都被誉为玉石之国,佩戴收藏玉石的传统更令国人视玉如宝,董贵明就是这万千爱玉人中的一员。在他心里,玉绝非死石,而是活生生的、能呼吸的、有生命的物质。在痴迷玉石收藏近二十年后,这种认知早已深入其血肉骨髓之中。所以,他不单尊重玉爱护玉,更视玉为人生之伴。用他的话讲,宁可一日不食,也不可一日无玉,可见这份爱玉情结何其深重。

丁爷原名丁梁,通州城人氏,出生于平常人家,家境贫困,十五岁时开始涉足玉石行业。丁梁天生是块玩玉的材料,天赋异禀,无师自通,年纪轻轻就崭露头角。到他三十五岁那年,靠玉发了家,成了通州城有名望的爷字辈人物。丁爷爱玉,除了玉,别无其他嗜好,虽年过而立,却未迎娶,膝下有一儿,是他抱养来的。丁爷平日里喜欢独来独往,为采到好玉,他可以进入深山数月方归;为琢出一块好玉,他可以在书房里待上数十天,吃喝拉撒全在一间小屋里,待到刻好玉的那一天,出来时,已是一个胡子拉碴全身泛臭蓬头垢面的野人。

她把玉看得比什么珍宝都贵重,有资料显示,慈禧把玩的玉器数量非常之多,足装满3000檀香木箱。

爱玉才会把玉色养纯

如果说丁爷对玉的痴迷不足为奇的话,那他独到的眼光精湛的技艺就被人大为称道。撇开采玉不说,一块普普通通的玉,经过丁爷的雕琢,就会大放异彩。丁爷琢出的玉形神俱似,栩栩如生,浑然天成。闭上眼,轻轻拿捏,仿若抚摸妙龄女子的肌肤,似乎还泛着温热,又似乎稍稍用力一捏,立马能渗出水来。通州城的人都以能拿到丁爷亲手雕琢的玉为荣。

慈禧太牛逼,曾雇3000人盘玉?这个境界无人能敌

记得《红楼梦》中老祖宗贾母公开宣称:通灵宝玉是贾宝玉的命根子。这句话在董贵明看来,有着切实的感受。曹雪芹在万物中,认定惟有玉是天地造化之精,玉有活气,才用玉喻人,以玉明志。董贵明说,虽然曹雪芹利用玉对封建社会文化进行了无情的嘲讽,但通观全书,仍清晰可见他对玉的喜爱。事实上,爱玉者又岂止曹雪芹呢?

于是乎,来向丁爷求教手艺的人不计其数。怎奈丁爷是一个不大平易近人的人,清高自傲,从来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漏不得半点口风,连自己的儿子也没学到他的绝技。

关于爱玉这件事,甚至还被当时的满、汉达官贵人所知晓,于是他们向太后进贡宝玉,来博取慈禧的赏识,得以提拔重用。

在近二十年的收藏历程中,董贵明与玉从初相识早已走到深相知,成为莫逆之交。他一直觉得,玉是活的,是有生命的。或许一些人对此不可思议不能理解,只能说明这部分人对玉的爱并没有深入骨髓。人们常说养玉,可玉如果不是活的,又怎么养呢?宋代有诗云玉声贵清越,玉色爱纯粹。充分证明只有真心爱玉的人才能把玉色养到纯粹的境界。

有传言说,丁爷每琢成一块玉,完工后总以鲜血润玉。传言似乎有道理,说玉只是石头的一种,这玉刚刻成,终究是一块石头,没有灵气,需要血的滋润,方能显出神韵。

慈禧太牛逼,曾雇3000人盘玉?这个境界无人能敌

其实对玉石的这份爱,体现在董贵明的每一个生活细节上。譬如在他接受采访的过程中,还不忘把玩着一块玉佩,而在他递给记者的名片上,更郑重标写着:君子佩玉,后来运转。在解释这八个字时,他说:中华玉文化源远流长,自古国人崇玉、爱玉、赏玉、藏玉、佩玉,玉更被认作是代表品格崇高之物。在我国传统的儒家文化中,玉被人格化,视为纯洁、坚强、崇高,具有楷模风范之物。过去的世家大族中的男子,从小便被教育,处世为人,应如玉般。作为一个君子,要有温文尔雅的品行与内敛含蓄的性格。用现在的话说,越是才高八斗的人,为人反而应愈加低调。确实,董贵明恰恰是这样一个低调谦逊之人。

又有传言说丁爷有个镇宅之宝,是一块全通州城的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奇玉。说是有天晚上一个窃贼潜入丁爷家中,想偷一两块宝玉换钱,经过丁爷的睡房,看见窗台透出一道绿光。那绿光如此诡异,令人惊奇。窃贼想,这玉痴家里能发出异光的,除了玉还有甚?便蹑手蹑脚地凑近,想看个究竟,怎知一走近,绿光已经消失。

爱玉之人,一般都会盘玉,不过问题来了,她手中的玉器数量可不少,一个人怎么盘玩的过来呢?有人给慈禧太后出了秒计,让宫中的太监来帮她盘玩。

佩玉佩戴的是历史

消息一经传开,越传越悬,说那铁定是一块能缩能张能隐能现的灵玉。千年宝玉,价值连城啊。

后来慈禧认同了这个建议,开始让宫中的太监帮她盘。为此,她还专门精心制定了一套培训计划,可见慈禧太后对玉石盘玩的看重。

从古至今,玉始终被道德化、人格化,成为上至皇室贵族下至平民百姓向往的宝物,爱玉、藏玉可以说是中国人的传统习俗。到了现代,虽然玉器的商品性与日俱增,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赋予其中的人性化内涵却没有丝毫减弱,反而通过玉雕师的演绎使玉的人性化内涵更加明朗,更加充实现代人的精神生活。不可否认的是,每一块玉石,都是时间雕琢的作品。可以想象,由普通的岩逐步净化升华为一块美玉,需经受亿万年的考验,而后成为我们今天的配饰、摆物。与其说佩戴的是玉,不如说佩戴的是历史。

那年冬天,年逾五十的丁爷突然患上了咳病,咳着咳着,竟咳出血来。找了通州城最好的郎中,用了各种名贵药材也不顶用,而且日趋严重。

慈禧太牛逼,曾雇3000人盘玉?这个境界无人能敌

董贵明说,假使一个人感受不到玉的沧桑与历史,也就谈及不到玉文化。在他看来,爱玉首先要尊重玉,只有真心尊重它,才能感受到玉在亿万年形成过程中所蕴藏的天地灵气。毕竟尊重二字不只存在于人与人之间,更存在于被大众忽略的人与物之间。每当我遇到心仪之玉,常常会拿在手中,捧在心上,痴看一夜也不觉得累。其实这个过程也是净化一个人心灵的过程。董贵明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至少每天睁开眼都能把玩这些宝贝。古人很早就发现玉的光泽与质感仿佛具有灵气,因此逐渐将崇拜、礼仪等概念赋予玉石。在数千年的封建社会统治中,皇帝认为自己是天龙降世,雕龙的传国玉玺被皇家认为龙形乃是印证皇帝的神奇身世,而玉则被看做神灵之门,通过玉这个媒介,皇帝可以与神进行对话。虽然这是古代君王为了便于统治施展的伎俩,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玉的尊贵与庄重。

眼看着丁爷一天不如一天了。儿子说,爹啊,你的病咋不见好呢?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为儿的该怎么办啊。爹啊,咱丁府能有今天,我知道都是你老人家镇着,你要是一走,这丁府上下,没个镇宅的怎么行?听说爹有块宝玉,不如……

说到盘玉,历代的玉石大收藏家都懂得盘玉,盘玉已经成为现在爱玉人士一种玩玉的乐趣。盘玩后的玉,棉不见了,绺消失了,还更油润了,越盘越让人爱。

丁爷叹一口气,你明日子时到我房里吧。

慈禧太牛逼,曾雇3000人盘玉?这个境界无人能敌

上一篇:帽子对猴子说,韭菜抬着头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