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出一片燎原气魄,仿佛预言一般预示了弗里达火焰般热烈燃烧的一生

 文学经典     |      2020-01-20

烈火跳跃着,腾挪着,猛烈地扑向枯木。

她一袭白纱衣一不沾一丝尘埃层层垂落,宛若飘跹的流云,随风飘逸。

马嘶,枪鸣

如果生命是一场寂寞的旅行,唯有音乐能够把一颗心安抚,寂寞,总是寂寞,无穷无尽的寂寞,铺天盖地袭来,密密集集缠绕,我仓惶奔逃,惊怵间,燃起一束烟火,就在那一瞬,惶惶的心迎着熊熊烟火,飞扑上去,我听到燃烧的声音,嗤嗤,嗤嗤于是,我看到了一团殷红,是那么耀眼,那么触目惊心! 总是不停的问自己,该怎样才能一生无憾?每念及此,千般情愫在心中缠绕,如春蚕吐丝,密密集集,千丝万缕,紧紧相缠,以为那样就没什么可以伤及,仿佛无尽的疼痛和缠绵,是生命凄美的极致。 生命是一场寂寞的旅行,带上一个孤独的灵魂,我的身体困在现实,无可奈何,我的灵魂狂乱飞舞,远离疲惫身心远离纷乱尘世,飘飞而去,流连在空旷天际,流连在巍巍山巅,流连在滚滚江河;流连在莺飞草长的悠然,流连在云霞片片的绚烂,流连在花开花落的凄迷 生命是什么样的?是不停的疼着?是泪光中的燃烧着?一次次的触碰,一次次的感动,一次次的触碰,一次次的疼痛,灵魂太孤独,难越沧桑心海,飞不到那一片桑田,夜是如此安静,而灵魂却无法安歇。 此时,有一种声音仿佛来自潇潇天际,凄烈绝美,仿佛如一朵玫瑰,静静的,热烈的,绚烂的绽放,血一样的殷红。此时,殷红在燃烧,嗤嗤,嗤嗤熊熊火光中,飞舞着一团金黄色的影子,惊心动魄,美到极致,那飞舞的影子,绕着火光拍着翅膀不停的盘旋,熊熊燃烧的火光中传来凄烈的哀鸣,有人说,那是火凤凰。 哦,火凤凰,迎着熊熊火光飞扑而上,在熊熊燃烧中飞舞,舞尽疼痛,舞尽凄烈绝美与寂寞!

           影片结尾,在导演茱莉·泰默参与作词的片尾曲《Burn It Blue》的吟唱声中,弗里达在烈火中消逝,然而她留下的那些画作,仿佛弗里达热烈生命的花火,仍旧在人间闪烁,感染着,震撼着每一个观览者。

真爱不是为了索取,而是准备好付出。

她与他一起看过繁华如烟,相伴柳岸花间,她,真的可以放下执念吗?

于是,我要用信仰热烈冬季的冰雪

      “她是火焰,冉冉升起,她是只飞翔的小鸟,在夜里能抓住光芒,这就是天堂。”影片随着悠扬旷远的女声开场,仿佛预言一般预示了弗里达火焰般热烈燃烧的一生。电影画面中,一架四柱床被抬上了卡车,躺在床上的女画家唇色鲜艳,发辫整齐,身着墨西哥风情的刺绣长裙,即将出席她在墨西哥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画展。鲜艳的红裙上大朵大朵的鲜花恣意绽放,纤细的颈项上精美的首饰璀璨闪亮,此时的弗里达美丽而张扬,却已是灯枯油尽,迸发着她生命最后的火光。斑驳的光影间,她神色高傲,充满自信,唇角轻撇带着一丝轻蔑的微笑,仿佛是对苦难的嘲笑。在越来越欢快的鼓点中她突然转过头去,随着她的转身,正值18岁的弗里达雀跃着,奔跑着,蓦然闯进了我们的视线,也一下子闯进了我们的心。

烈火狂吻着枯木,枯木在烈火的怀中欢笑,它们一起唱歌、跳舞,在烈火中,枯木完全燃烧了自己,化为灰烬,还坦然地舒展着自己的身躯,仿佛在诉说:“我们热烈地爱过。”

太阳终究会没入黑暗的,原本的金光此时也换为了暗红的血光,映照着,那一个孤独的背影。

听吧

      这是朱丽·泰莫的电影《弗里达》的开场。这位史上第一个获得托尼奖肯定的百老汇音乐剧女导演,以其细腻独特的女性视角和娴熟的电影语言,为我们讲述了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卡罗的传奇一生。影片场景绚丽华美,音乐激扬高昂,同演员的表演相得益彰,完美呈现了女画家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不仅作为威尼斯电影节的开幕电影上映,还获得了6项奥斯卡提名。

真爱,是要做出牺牲的。

或许是吞噬了对爱的执念,开的格外艳红,宛如鲜血,红艳,却惨烈。

一线耀眼的光,将冰冷退却

三.生命的花火

烈火被感动了,它心中也有爱,它爱它很久很久了。那种爱是与生俱来的。

她的心猛地一阵抽痛,苦涩一笑,

划出一道生命的热

二.“大象和鸽子”之恋

一堆火焰,热烈地燃烧着,火光四射,火星飞溅,在夜色下美极了。

浓浓硝烟中红光一 闪,一位女子,悄然落地。

月光之下,尖顶之上的十字架

        在发现里维拉与妹妹有染后,弗里达彻底崩溃了,她剪去了里维拉喜爱的一头长发,开始无所顾忌地酗酒玩乐,与他人厮混。毫无节制的生活使弗里达本就羸弱的身体更加不堪重负,她的病情变得严重,她不得不截掉右脚趾,再度戴上矫治架。在离婚一年后,里维拉再次向弗里达求婚,她说“我不需要别人的可怜。”他说“我需要。”于是,他们复婚了。和里维拉的婚姻是弗里达最痛苦也是最快乐的经历,对里维拉的爱在他走下楼梯,走向她的瞬间就植根心底了。时至今日这段婚姻早已说不清对与错,然而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始终真挚地爱着彼此,而对于我们来说这就够了。

一棵枯树立在火堆旁,在火光照耀下,脸儿红红的,干涸的心复苏了。它的心激烈地跳动,仿佛将要涌出胸膛。它热爱上了这团烈火,再也不能自持了,它向烈火呼喊着:“来吧,投入我的怀抱吧!”

过了许久,又仿佛是片刻。

于是,我跨上战马奔赴虔诚的邀约

          迭戈·里维拉,墨西哥国宝级人物,20世纪最负盛名的壁画家之一,弗里达的丈夫。他们的相识正如里维拉在弗里达画展上说的那样,她喊他去看她的画,他便下去了,从此就看了她一生。然而,浪漫的相识并不意味着幸福的结尾,不是所有故事都是happy ending 。
里维拉当时42岁,体重136公斤,结过两次婚,经历过数不清的风流韵事,而弗里达则年仅22岁,体态娇小且身体虚弱,因此弗里达的母亲对他们的婚姻颇有微词,认为“这就像是大象和鸽子结婚。”他们秉性相通,意气相投,是绝好的朋友,却非绝好的伴侣。里维拉生性风流,即使是婚后也不曾停止与其他女人调情,甚至还曾同弗里达的妹妹有染,这给弗里达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在我的生命中有两个大的事故,迭戈,一次是车祸,一次是你,你是最糟的那个。”

突然,空中金光一闪,一张纸悄然在她的脚边。

神启的声音

         18岁时,弗里达乘坐的巴士与一辆有轨电车相撞。脆弱的车身撞裂开来,一只蓝色知更鸟挣脱主人的手掌,靓蓝色的翅羽横飞过整个画面,青红的橘子打翻在地,透明的玻璃碎裂四散。而弗里达几近半裸地倒在残破的车板上,身上血迹斑斑,一根金属扶手刺进她的腹部,横贯她的身体从阴道穿出,闪烁的金粉从空中飘落下来,鲜亮的色彩充斥着整个画面,艳丽而凄美,一如弗里达的绘画。这场车祸带给弗里达的伤害几乎是致命的,她的脊椎被折成三段,锁骨、肋骨断裂,右腿11处骨折,一只脚完全被压碎。为此,弗里达的一生中先后接受了32次外科手术,更换了28件矫形胸衣,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车祸发生后,弗里达被迫躺在床上长达一年,而她的男朋友也在这时离她而去,弗里达没有因此而消沉,反而为自己的石膏胸衣画上了蝴蝶。那些斑斓的蝴蝶在粗糙的石膏上翩翩欲飞,一如弗里达对于自由的渴望,对于艺术的追求。

说罢,她素手一挥,纸张便如同灰飞,随那旭日春风,飘然逝去。

图片 1

         有“墨西哥性感女神”之称的萨尔玛·海耶克,将激情似火的弗里达演绎得惟妙惟肖,极具吸引力。除了海耶克的倾情演绎外,众多大牌明星的加盟也为本片增色不少。昔日的“蒙面佐罗”安东尼奥·班德拉,“绿巨人浩克”爱德华·诺顿都现身该片,甘当绿叶。而曾获奥斯卡影帝称号,《加勒比海盗》中亦敌亦友的“巴博萨船长”杰弗里·拉什,更是化身俄国革命家托洛斯基,与弗里达展开一段忘年恋。

她轻轻拾起,上面反复精巧的奢华图案间写着两行字

火,请你为我燃烧出一首赞歌

        毕加索曾对里维拉说过这样的话:“你我都画不出像她这么好的自画像。”弗里达的画作中有三分之一是自画像,她自己曾说:“我不画梦,我画我自己的现实。”而她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她画她和里维拉的婚礼,她身着一身艳绿色的长裙,搭配鲜红色的披肩,像个孩子似的歪着头和里维拉手牵着手;她画她的流产,画她失去的孩子;她画她的痛苦,画她剪去的一头长发;她画疼痛的自己,画被钉住的残破的身体……正如是里维拉说的那样,“她的画犀利又温煦,坚硬如钢铁,柔美如蝶翼,讨喜如微笑,残忍如人生的苦楚。”影片将画作与剧情,超现实与蒙太相结合,达到的效果惊艳异常。

“君不在,要这些誓言又有何用?”

渐浓的黑烟下是红舌

一. 火焰般热烈燃烧的生命
 
        弗里达·卡罗,一个被美国人称为“大西洋海岸最热门人物”的女画家;一个信仰共产主义又吸毒、酗酒,有过太多情事的双性恋者;一个大部分生命在疼痛中度过,却仍旧用自己的画笔书写自传的女人……可以说,弗里达的生命是激情燃烧的火焰,如同火焰般绚烂耀眼,却也如同火焰般灼热苦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