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一幅画拍出108万天价,艺术市场如艺术创作一般

 实用文摘     |      2020-04-15

与友人闲聊听闻一笑话:一画家得知另一画家润格比自己高2万元,回家后立马将自己的画价悄悄调高了2万元,一年后,两画家相遇,这位画家非常懊悔。闲谈中得知自从“自助”升价后,那个画家一年之内一张画也没有卖出去。听来打趣,细想却不免好笑。看到当代画家不从艺术创作的角度去攀比,丢失艺术状态,放弃艺术创作,一味追逐市场甚至妄图操控市场,互相攀比润格之风日益猖獗,真是可悲、可叹。放眼国内画坛,真可谓名家大师满天飞,而真正能传世的力作却越来越少,画家之间互相攀比润格,似乎变得天经地义。美协会员高于非美协会员,画院院长、美协主席便高于一般画家。这种现象极大扰乱了大家的视野,使中国当代书画市场陷入异常混乱的状态。画家之间互相攀比润格是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因素。

图片 1

众所周知,艺术市场如艺术创作一般,是有章可循的,需要经过漫长的不间断地、循序渐进地培育才能逐步形成。例如何家英,他的书画市场运作了差不多长达20年的时间。从当年的几百元一张到几百元一平方尺,再从几千元一平方尺到几万元一平方尺,最终达到几十万元一平方尺。经过一个漫长的螺旋上升的过程,这才形成了他今天的润格。他的价格与他本身的艺术价值是有一定关系的,并非如海市蜃楼般盲目而无依据。与何家英走过相似的路的还有很多知名艺术家,如贾又福、田黎明、黄永玉等。他们也都经过当年的几百元、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这样一个过程,画价增长的过程也是他们在艺术上不断积累、不断沉淀的过程。今天几十万元的润格是经历过长久以来对艺术理想的坚守,对艺术创作的坚持,以及面对金钱诱惑时的坚忍,及市场不断的检验和收藏家的认可换来的。

倪萍作品

可惜的是,今天的许多画家仅仅看到了这些艺术大师高额的润格,却看不见高画价背后承载了多少辛酸与隐忍。许多画家认为凭借自己的一张嘴就可以为自己定价,今天五千明天就一万,没有经历过一级市场稳定的运作,就直接送到拍卖行拍卖,借由高额成交价格来为自己造势。但事实上这种恶意炒作得来高润格的结果,市场却不一定认可,藏家也不一定买单。常常有的画家开口动辄三五万一平方尺,其作品在市场中的流通价往往三五千都无人问津,这实际上是画家“自助”成了一种有价无市的状态。古往今来画家多靠鬻画而生,当作品因画价虚高而鲜有问津之时,画家唯有降价才能存活于世,后续的问题就更加耐人寻味了。一旦降价,试问画家如何面对之前高价买入其作品的藏家们?在这里我们还是要真诚奉劝这些画家一句:相较于润格的高低,潜心研究画学更加重要,别的画家价格高自有他高的道理在,千万不要盲目跟风涨价;况且别的画家润格高,有没有市场接受度只有他自己知道。至于书画价格的运作,交给专业的艺术机构会更加稳妥。经过艺术机构、画廊等一级市场的运作,画家润格的增长会呈现循序渐进的态势,这就从根本上避免了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价格相差悬殊,犹如高屋建瓴般的润格表现。只有合理开发与培育艺术市场,藏家才会买账,也才能实现有价也有市的良性循环。

曾梵志作品《最后的晚餐》,以1亿8千万港元天价拍出,创下中国当代艺术品最高纪录;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3号》以9420万港元成交;潘玉良1946年创作的作品《窗边裸女》以3450万港元成交;主持人赵普书法拍出40万;赵本山的龙腾凤舞拍出92万天价;倪萍一幅画拍出108万天价;陈道明的书法居高声远以35万成交近几年书画艺术品狂飙突进,短期内令人咋舌的高增长率让书画圈狂热、浮躁起来,炒作、运作之风日趋盛行,书画圈已形成了一个过度商业化、娱乐化的畸形模式。

要知道画家与藏家更像是一对知音,艺术是双方唯一听得懂的语言。画家唯有在艺术上有所建树才对得起欣赏自己并愿意投资自己的藏家,其作品也才不会令藏家拿在手中发抖。对靠艺术说话的画家群体而言,唯有耐得住寂寞用心作画,才能作出好画。万万不可一年赚完一辈子的钱,杀鸡取卵式的发掘藏家与市场。真到那一天,谁还会关注你在画什么?当一个靠艺术来发声的人,失掉了人们对其艺术的关注,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可叹、可悲的吗?

艺术圈不是娱乐圈无需挤破脑袋上头条

事实上,画家在互相攀比润格的同时,创作心态已经悄然发生改变,落诸毫端纸际的笔墨气息俨然不同。艺术的沦陷往往起始于艺术良心的缺失,而真的艺术却始终是超越的艺术,有勇气超越昨天的自己,才能够成就明天的自己。真心希望画家走出攀比润格的怪圈,早日上岸,踏踏实实走一条攀比艺术成果,攀比文化担当和责任的正途。

炒制造噱头引关注

现在不少画家都以明星入画,一位知名画家创作了一幅油画《龙种》,画了一群风云人物同在一条船上荡舟,张柏芝居船头,神情有点木讷,引起一片议论。在上海的一个画廊看到一幅赫然画着成龙的一张侧脸的油画,画名就叫《所感:成龙的大鼻子》,画中的鼻子锃亮,还呼着气,并无美感可言。一个画家异想天开地给裸女安上了一张徐静蕾的脸,引起轩然大波等等。在画室挥毫的画家一般都给人严肃搞艺术创作的印象。但是有些画家为博眼球,开始傍上大明星,但是在一味追求眼球效应后,绘画的艺术价值难免打折扣。这些一头扎进市场大潮中的艺术家们,都会迅速完成从书画家到集商人、掮客、推手于一身的艺术商人的角色转变。他们之间的聚会也不再相互切磋艺术创作,而是热衷于议论谁的市场运作得好,谁的名头宣传得广,谁的拍卖又猛涨了多少万等等跟艺术家本不相安的话题。这些善于宣传自己、运作自己的画家可以说是艺术圈商业文化运作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利益符号。

拍自导自演拼演技

综观这两年的艺术品市场,亿元天价无疑成为了众多拍卖行的金字招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中国艺术品市场出现了大跃进局面一味地赶英超美,成为世界第一。然而,靓丽的数据背后,是不容忽视的事实艺术品价格被人为操纵,大部分天价作品的成交实际上是虚假交易。艺术品市场为什么会出现虚假交易?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画家为了提升自己的作品价格,由经纪人操作,安排一些托儿和竞买人坐在一起,假装举牌营造热烈气氛、烘托人气,最终使得网上出现的数据非常漂亮,从而拉动自己的作品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一位在市场上小有名气的画家张先生说,2006年的时候自己作品只是在小范围流通,主要靠圈内熟人介绍买卖,那是每平尺不过千元左右。自2005年下半年他便在交易市场上频繁上拍,自己给自己的画定价,自己再找人在拍场举牌抬高买回来。他的策略就是达到自己的目标位就停手,拍场上当时如果真有藏家竞价就立马出手,卖出一幅是一幅。小有名气的画家作品如果在拍卖市场上连续倒腾举牌拍卖四次,这个价格很可能就会为当年的收藏市场所认可,成为这个画家的润格的标尺了。

艺术协会不是商业圈无需找人花钱买编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