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唯一的邻居是一只邪恶的獾,但是我怎么才能够爬上去呢

 实用文摘     |      2020-04-03

一切都完成了,他看到门外老农夫从森林回来了,扛着一大捆柴火。魔法狸闪电般地穿上了老太婆的衣服,并施展魔法把自己变成了她的模样。然后他接过柴火,生起火,很快就把一桌子饭菜端到了农夫面前。农夫很饿,暂时把自己抓到的敌人忘得一干二净。魔法狸见他吃饱了,一定会想起自己来,就躲到门背后脱掉衣服,恢复了原形。然后他对农夫说:“你可真会抓动物,真会想办法来杀死他们。但是你却掉进了自己设好的陷阱!你刚才吃的可是你自己妻子的肉,想要她的骨头吗,楼下看看去吧。”说完,他转身向森林跑去。

“谢谢你的好意,”老妇人说,“但我不能让你为我干活,因为我不能解开你,如果我这么做,你可能会逃跑,而如果我的丈夫回家发现你不见了,他会非常生气。”

“那么爬到我的背上,一刻钟之后,我们就可以到达那儿。”

这时,野兔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做,他们刚一到家,他就点燃了魔法狸背上的柴火。魔法狸正忙着别的事,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只是问噼噼啪啪的是什么声音。“山上滚下的石头在响呢。”野兔回答。于是他就没再问什么了,根本没发现是自己背上的柴火燃起来了,不知道噼啪声是从背上发出的。直到最后他的皮毛也燃起来了,可是已经太晚了,没有办法再扑灭。魔法狸痛得大声叫起来,慌乱地跺着脚,一边弄掉背上燃着的柴火,一边痛苦地挣扎着号叫着。野兔安慰他说,自己身上一直都带着一种有神奇功效的药膏呢,以备不时之需,这种药膏一涂就不痛了。然后他拿出药膏抹在竹叶上,往他烧伤的地方贴,才刚一挨到伤处,魔法狸就疼得跳了起来,痛苦地嗷嗷直叫。野兔高兴地笑了,他忙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的好朋友老农夫,告诉他自己是如何捉弄他们的敌人的。可是老人却难过地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那个恶棍只是暂时被打倒了,他很快就会来找他们报仇的。

他们在交谈中,兔子提到自己打算去钓鱼,还描述了在天气晴朗海面平静时钓鱼是多么的令人愉快。

“很好。”食人妖说。他拜访了每一个亲戚,让他们收集柴火,带到半个人藏身的塔下。亲戚们遵照吩咐带来柴火,很快铁塔就被烧得像珊瑚一样,当他们扑上去,想把铁塔推倒时,身上都烧着了,一个个都被烧死了。半个人坐在顶上,开怀大笑。不过食人妖的妻子还活着,她没有参与烧火。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魔法狸提出要陪他去砍柴火。这正好是野兔所希望的,他对魔法狸那点鬼把戏和雕虫小技可清楚得很。于是他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坏蛋的提议,一路上装作很开心的样子。野兔拿着斧头随意地砍了些挡在路上的大树枝,然后,花了好一阵工夫又砍倒一棵大树。他说这可太重了,自己没法弄回家,只好就放那里了。贪得无厌的魔法狸一听可高兴坏了,连忙说这点重量对他可算不了什么。于是他们把大的重的树枝都弄在一起,野兔把它们全都牢牢地绑在魔法狸的背上。魔法狸背着这一大捆柴高兴地往家走,野兔只背了一点点跟在他身后。

他们走了一段路后,兔子拿出一个打火石,当獾独自走在前面的时候,兔子在他的背上打起了打火石,点燃了他背上的那捆草。獾听到打火石敲击的声音,问道:

“噢,”半个人想,“我并不感到良心不安。他垂涎我的妻子,那就是他想把我淹死的原因。”他立即走进父亲的房间,发现他满眼泪水地坐在地上。“亲爱的父亲,”半个人说,“难道您看见我不高兴吗?您为我哥哥哭泣,但是我也是您的儿子。他偷走了我的妻子,想把我淹死在河里。如果说他死了的话,我起码还活着。”

很久很久以前,有两座高山之间流淌着一条大河,一个农夫和他妻子住在大河旁的茅草屋里。茅草屋周围是一片茂盛的大森林。农夫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对大森林的花草树木、小道小路非常非常的熟悉。他还跟一只野兔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每次农夫干完活在路旁休息吃饭时,野兔总会陪在他身旁。

“您太不仁慈了。您解开我吧,我保证不会企图逃跑。如果您害怕您的丈夫,在我打完麦子之后,在您丈夫回来之前,我会让您再把我绑起来。现在像这样绑着,我感觉好累也好疼。如果您愿意放我下来一会儿,我会非常感激您的!”

“很好,我会帮你把他除掉的,”食人女妖说。“我只有一个条件。如果你生个男孩,必须把他送给我。”

是的,要真正得到安宁,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魔法狸这个祸患永远地除掉。可是对于如何除掉他,老人和野兔商量了很长时间,最后他们决定做两条船,一条小的用木头做,一条大的用黏土做。他们立即动手做起来,两条船做好后,他们还认认真真地刷好了油漆。然后野兔跑到魔法狸那去,他的伤还仍然很严重呢,野兔邀请他去钓鱼。魔法狸受到野兔的捉弄,还很生气,可是他现在虚弱得很,肚子饿得慌。于是他接受了邀请,跟野兔一起来到河边,那两条船停在河里,河水拍打着船身。两条船看上去一模一样,只是一条船大一条船小。魔法狸心想大的船可以装更多的鱼,于是他跳进大船,野兔则坐上了木头做的小船。他们解开系绳,向河中央划去。等离河岸已经很远了时,野兔拿起船桨,拼命击打魔法狸坐的那条船。船被打成了两半,魔法狸掉进了河里,野兔还用桨把他压到水下,直到他死去。然后他把魔法狸的尸体放入木船,划回岸边,告诉老人敌人终于被除掉了。妻子的仇终于报了,老人感到一点安慰。他把野兔带回家,他们俩一起住在山里的茅草屋里,过着安宁而快乐的生活。

“你终于回来了。我已经做好獾肉汤,等你很久了。”

“法官的长子昨天刚结婚,却在天黑前突然死掉了。”

这时,老农的朋友野兔正好路过,他听到屋里有动静,便停下来,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他听出是老人哭泣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呢?他把头伸进屋子问老人怎么了。农夫流着眼泪哽咽着把这可怕的一切都告诉了他。野兔愤怒极了,对老人也非常同情,他极力安慰着老人,并许诺要帮他复仇。“这个坏透了的恶棍,他必须受到惩罚。”野兔愤恨地说。

太阳下山了,他停下手头的活,往家里走去。他非常疲累,但是想到有热腾腾的獾肉汤做美味的晚餐在等着他回家,他就感到振奋。他压根没想到这只獾可能已经重获自由,而且还对可怜的老妇人进行了报复。

“是的,我能。”食人女妖回答。

野兔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屋里找到原料做了些药膏,并在药膏里撒了许多辣椒面,他把药膏放在衣服口袋里,然后拿了一把斧头,向老农告别后就出发去了森林。他轻脚轻手地来到魔法狸的住处,敲开了房门。魔法狸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怀疑野兔,见到他还非常高兴,因为他一眼就看到野兔手里那把斧头了,心里便开始盘算如何才能得到这把斧头。

“这么美好的一天,你为什么不出来呢?出来和我一起玩吧,我们一起到山上割草吧。”

“哦,送什么都行,”半个人回答说,“只要你帮我除掉哥哥,把妻子交还给我。”

一只魔法狸注意到了他们的友谊,他可是一个很可恶很爱干坏事的家伙,他很不喜欢农夫,总是想办法捉弄他。他一次又一次偷偷爬进茅草屋,找到农夫专门为小野兔留的食物,觉得好的话就吃掉,要不就用脚把它跺成碎片,这样谁也别想吃。最后农夫被惹恼了,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扒了魔法狸的皮。

火势很快蔓延了獾背上的整捆干草。獾听到了干草燃烧的噼啪声,问道:“那是什么?”

“别害怕。”

农夫埋伏了很多天,等着魔法狸的到来。终于有一天早上,他来了,他一心想着爬进小屋,偷吃东西。农夫猛扑上去抓住了他,并把他的四条腿捆在一起,这样他就不能动弹了。农夫非常高兴地把这个坏蛋拖进了屋,心想这个坏东西干了这么多坏事,总算被自己给逮住了。“他应该为自己做的坏事付出代价,我要扒了他的皮,”农夫对妻子说,“我们先宰了他,然后再炖了他。”说完,他把魔法狸头朝下地吊在房梁上,就出去找柴火去了。

兔子是獾的朋友,所以他毫不怀疑,欣然同意和兔子出去,非常高兴摆脱了邻居农夫以及见到他的恐惧。兔子把他领到了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来到了长满高大茂密又芳香的牧草的山丘上。他俩开始干活,尽可能多地割下青草带回家,好储存起来作为冬天的食物。当他们各自都割下了所有他们想要的草,他们就把草捆起来,然后开始往家走,各自把自己的那捆草扛在背上。这次,兔子让獾先走。

“他告诉我说你行为不端。”他说。

老农夫听到这一切,吓得全身冰凉,好半天都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等他稍微好一点了,才去找到妻子的骨头,埋在花园里,他对着妻子的坟墓发誓一定会为她报仇的。做完这些,老人孤独地坐在茅屋里,悲痛地哭泣流泪,最让他伤心欲绝的是他竟然吃了自己的妻子。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么残酷的事实。

他不断地翻来滚去,大声嚎叫着。兔子在一旁看着,感觉开始替农夫妻子报仇了。

“一条鱼把我背上来的。”

这个时候,农夫的妻子正用杵棒在大研钵里舂米,准备他们一周的粮食,杵棒太重了,老太太手臂弄得有些酸痛。突然她听到角落里有哭泣的声音,她停下手中的活,想看个究竟。这可是那个无赖所期待的,他赶紧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低声下气地说自己被绑得可疼了,乞求老太太为自己松绑。老太太对他充满了同情,却不敢放他,她知道那样的话丈夫会很生气的。魔法狸可没绝望,他见老太太已经心软了,便又开始求她。“我只是请你给我松开绳子而已,”他说,“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跑的,只要你给我松绑,我马上帮你舂米,这样你就可以休息一会儿了。”他接着说,“舂米可是一件非常累人的活,根本不应该由柔弱的女士来做。”这最后的话让这个善良的女人很感动,她彻底地心软了,便给他松开了绳子。这个愚蠢又可怜的女人啊!可恶的魔法狸立刻抓住她,剥光了她的衣服,然后把她啪的一声扔进了研钵。几分钟的时间,她就被舂成了肉渣。可他还不解恨,就把锅放到炉子上,准备用农夫妻子的肉为他做一顿晚餐。

接着老妇人把木杵递给他,让他在自己休息的时候干一会儿活。他接过木杵,但却没有按照吩咐去干活,而是立马跳到老妇人身上,用这根沉重的木头把她击倒。然后他杀了她,把她的肉切碎炖了汤,等待老农夫的归来。老人一整天都在地里辛勤地劳作,他干活的时候,愉快地想着现在自己的劳动成果再也不会遭到恶獾的破坏了。

“你必须把你的亲戚都找来,要他们带来很多的柴火,然后你必须点起一堆火,把铁塔烧得通红。这样一来,你就很容易把它扳倒了。”

他们唯一的邻居是一只邪恶的獾。这只獾常常在晚上出动,穿过农夫的田地,破坏农夫花时间精心耕种的蔬菜和水稻。后,这只獾干起坏事来越发肆无忌惮,在农场里到处破坏,使得好脾气的农夫再也受不了他,决定要制止他。所以他拿着一根大棍棒,日日夜夜埋伏以待,希望抓住这只獾,但却根本抓不住。于是他给这只邪恶的动物设置了陷阱。

于是半个人慢慢地把她拉上来,等到快拉到顶时,他松开绳子,食人女妖掉了下去,摔断了脖子。然后半个人长叹一声,说道:“这可真不容易,绳子把手勒得好痛,不过我却从此摆脱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