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来找老公公的看家狗朱奇卡,狐狸又从这只雪橇上滑了下来

 实用文摘     |      2020-02-12

从前生活着一个磨房主,他很富有。他要结婚的时候,不仅邀请了他的朋友,还邀请了居住在周围深山树林里的野兽来参加宴会。熊、狐狸、马、牛、山羊、绵羊和驯鹿的首领都接到了邀请,因为他们不常参加婚礼,所以他们都很高兴,感到受宠若惊,用最恭敬的语言回了信,说他们一定来参加婚宴。

很多年以前,有个国王和王后,生了一个儿子,取名赛嘉德。下面是小编为大家精心收集整理的金鬃马和杀手剑的童话故事,请大家欣赏。

一只毛色雪白的小狐狸,两颗乌黑滴溜溜的眼睛弯了弯,毛茸茸的尾巴高高地翘起,身子娇小,惹人喜爱,让谁看了都想上去抱一抱,抚摸着小狐狸雪白光滑的身躯。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趣味儿童动物睡前故事-狐狸与熊的故事,请大家阅读欣赏。

图片 1

婚礼那天早上,第一个动身出发的是熊,他总是喜欢准时;而且,他要赶很远的路,他的毛又厚重又粗糙,要好好地刷刷才适合去出席晚会。不过,他特意早早地醒来,开开心心地上了下山的路。走了还没有多远,他碰到一个吹口哨的男孩,他正用一根树枝敲打着花顶。

图片 2

图片 3

从前,有一个老公公和一个老婆婆,他们没有儿子没有用女儿。有一年冬天,他们走到大门外,看别人家的孩子玩滚雪球,打雪仗。老公公捡起一个雪球,说道:老婆婆,要是我们有一个女儿,这么雪白,这么圆乎乎的,多好!

“你到哪儿去?”他说,惊讶地看着熊。因为熊是他的老熟人了,一般情况下不会打扮得这么漂亮。

金鬃马和杀手剑

狐狸与熊

老婆婆瞅瞅雪球,摇了摇头,说道:有什么办呢!不行啊,没处找去啊!

“噢,去参加磨房主的婚礼啊,”熊大大咧咧地说,“当然啦,我宁愿多待在家里,但是磨房主非常希望我能参加,所以我不能拒绝呀。”

小男孩长到十岁的时候,他的母后病逝了。国王深爱自己的妻子,以她的芳名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纪念碑。国王每天坐在纪念碑前,痛悼自己的爱妻。

有一次,狐狸外出漫游,见到雪地里有一条路。不久前,一位拉伯兰山里人便是乘着首尾相联的双雪橇,从这条路上过去的。狐狸在路边坐了下来,自言自语地说:“我要是装死躺到路上,待到下一个拉伯兰人乘雪橇路过时,看他会把我怎么样?”说着,狐狸真的就躺到路上了。它伸直四肢,直挺挺地躺着,看上去真像死了一般。

老公公将雪球拿进屋,放在一只陶罐里,盖上一块破布,搁在窗台上。太阳出来了,把陶罐晒得暖烘烘的,雪开始融化了。老公公和老婆婆忽然听见陶罐里,破布底下,有什么在尖声叫唤。他们走到窗口去一瞧,陶罐里躺者一个小姑娘,像雪一样白,像雪球一样圆,她向他们说:我是雪姑娘,我是用春天的雪滚成的,被春天的太阳温暖了,涂上了胭脂。

“别去,别去!”男孩喊道,“如果你去了,你就永远回不来了!你有世界上最漂亮的皮——正是人们想要的那种,他们肯定会杀了你,扒下你的皮。”

一天早上,国王又坐在墓碑前,这时,他看见一个衣着讲究的女士朝他走来。

没多久,一位拉伯兰人赶着长长一太排雪橇过来了。他发现躺在路上的这只死狐狸,便拾起来丢到鹿拉的雪橇上,塞在捆着东西的绳子下面。狐狸屏住气一动也不动。拉伯兰人继续往前赶路了。过了一会儿,狐狸从雪橇上滑了下来。拉伯兰人便将它掷到另一只雪橇上。没一会儿,狐狸又从这只雪橇上滑了下来,拉伯兰人便将它丢在最后一只雪橇上。这只雪橇装满了鱼。这下,狐狸当然满意极了,它马上活过来了。那位拉伯兰人可一点也没发觉。狐狸悄悄地朝前爬去,咬断了缆索。这只雪橇便停在路中不动了。

老公公和老婆婆别提有多高兴了,他们把她从陶罐里拿出来,老婆婆赶紧给她裁衣服,缝衣裳,老公公用一条毛巾把她包起来,抱在怀里照看着,唱道:睡吧,我们的雪姑娘!甜蜜蜜的小胖胖!你是用春雪滚成,被春天的太阳晒得暖洋洋。我们给你吃,我们给你喝,给你穿上花衣裳,让你健康成长!雪姑娘渐渐长大了,老公公和老婆婆都很喜欢。她是那样聪明,那样有智慧,可以说只有童话里才有这种人,现实生活中是没有的。老公公和老婆婆一切都很顺利:屋里挺好,院里也不错,牲口平平安安过了冬,该把家禽放到外面去了。可是刚把家禽从屋里移到畜栏里去,就出现了一件倒霉事儿:狐狸来找老公公的看家狗朱奇卡,他假装有病,拼命央求朱奇卡,他用很尖很尖的小细嗓子恳求道:朱切恩卡!朱巧克!小白脚,丝绸般的尾巴,放我到畜栏里去暖和暖和吧!朱奇卡随着老公公在森林里跑了整整一天,不知道老婆婆把家禽撵到畜栏里去了,它对患病的狐狸产生了怜悯心,就放狐狸进去了。狐狸咬死两只鸡,拖回家去了。老公公知道这件事后,打了朱奇卡一顿,把它从院里赶了出去。你乐意上哪儿,就上哪儿去吧!他说,你不配给我看家!朱奇卡哭哭啼啼地离开了老公公家的院子,只有老婆婆和雪姑娘心疼朱奇卡。夏季来临了,浆果开始成熟,雪姑娘的女友邀她一同到树林里去采浆果。老公公和老婆婆连听都不乐意听这种话,他们不放雪姑娘去。女孩子们许下诺言说,她们决不让雪姑娘离开她们;雪姑娘自己也要求老公公和老婆婆放她去采浆果,去看看树林。老公公和老婆婆只好给了她一只篮子和一块馅饼,让她去了。女孩子们和雪姑娘手挽手跑去,可是一到树林里,一看见浆果,就把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大家你往东,我往西,只顾采浆果和在树林里啊呜!啊呜!地相互召唤。女孩子们采到不少浆果,可是在树林里把雪姑娘给丢了。雪姑娘叫唤着女友们没有人答应。可怜的雪姑娘哭开了,她寻找回去的路,可怎么也找不到路了。她爬到一棵树上,高声喊着啊呜!啊呜!一只熊走过来,把干树枝踩得劈啪响,把灌木丛压得直往下弯。熊说:美丽的姑娘,什么事儿?什么事儿?啊呜!啊呜!我是雪姑娘,我是用春雪滚成的,春天的太阳给我涂上了胭脂。我的女友们求老公公和老婆婆放我出来,他们同意了;女友们把我带到树林里来,可是她们丢下我不管了!下来吧!熊说。我送你回家去!熊呀,我可不干,雪姑娘回答道。我不跟你去,我怕你你会把我吃掉的!熊走了。跑来了一只大灰狼,说道:怎么啦?美丽的姑娘!你哭什么?啊呜!啊呜!我是雪姑娘,我是用春雪滚成的,春天的太阳给我涂上了胭脂。我的女友们求老公公和老婆婆放我出来,他们同意了;女友们把我带到树林里来,可是她们丢下我不管了!下来吧!大灰狼说道。我送你回家去!狼呀,我可不干,雪姑娘回答道。我不跟你去,我怕你你会把我吃掉的!狼走了。狐狸过来了,说:怎么啦?美丽的姑娘!你哭什么?啊呜!啊呜!我是雪姑娘,我是用春雪滚成的,春天的太阳给我涂上了胭脂。我的女友们求老公公和老婆婆放我出来,他们同意了;女友们把我带到树林里来,可是她们丢下我不管了!哎呀!美人儿!哎呀!聪明伶俐的姑娘!哎呀!我的不幸的姑娘!快下来吧!我送你回家去!狐狸呀!我可不干。你说的全是甜蜜讨好的话。我怕你你会把我带到狼那儿去的,你会把我交给熊的我不跟你走!狐狸开始绕着那棵树走,不断地瞧雪姑娘,想把她从树上引诱下来,雪姑娘怎么也不下来。汪,汪,汪!一只狗在树林里叫了起来。雪姑娘高声喊道:啊呜!啊呜!好朱奇卡!啊呜!啊呜!我的亲爱的!我在这儿我是雪姑娘,我是用春雪滚成的,春天的太阳给我涂上了胭脂。我的女友们求老公公和老婆婆放我出来,他们同意了;女友们把我带到树林里来,可是她们丢下我不管了。熊想带我走,我没有跟它去;狼想把我带走,我拒绝了;狐狸想引诱我,我没上当。朱奇卡!我跟你走!狐狸一听见狗叫声,立刻将蓬松的大尾巴一晃,就溜走了!雪姑娘从树上爬了下来。朱奇卡跑过来,跟她亲吻,把她的小脸都舔遍了,然后带她回家去了。

“我没想到这一点。”熊说道。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只是没有人能够看出来。“如果你肯定的话,他们真是太恶毒了——但是,或许你是嫉妒吧,因为没有人邀请你。”

国王问了她姓名,她回答说自己叫英吉伯格。看到国王一个人在这儿,她很好奇。

那位拉伯兰人身后绑着许多雪橇,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注意到少了雪橇。走了很长一段路后,天下起大雪来了。暴风雪中,当他回头看看时,才发现最后一只雪橇失踪了。他卸下一头鹿,赶快回头寻找这丢失的雪橇。但雪越下越大,把路上的痕迹都盖没了。拉伯兰人根本没法找到他的雪橇。

雪姑娘

“噢,一派胡言!”男孩生气地回答说,“你怎样想就怎样做吧。是你的皮,不是我的皮。我才不在乎它会出什么事呢!”他昂着头,快步走开了。

国王就把自己死了王后,每天都要来她墓前哀悼的事讲给那女士听。那女士告诉国王自己最近也死了丈夫,她建议国王和她交个朋友,这样,大家彼此互相安慰,也许可以得到解脱。

此时,狐狸已拣了一条大鱼逃走了。半路上,它遇到一只熊,熊看到这么大的鱼,便问:“你从哪儿弄到的鱼,狐狸?”狐狸答道:“我把尾巴放到井里,鱼便自己牢牢挂在上面了。井边住的尽是些好人,没有捣鬼的。”熊问道:“那你能否告诉我,怎么也能使鱼自己挂到我的尾巴上来呢?”

等他走到了看不见的地方,熊在后面慢慢跟着他,因为他心里觉得男孩的建议是好的,尽管他太好强,嘴上没这么说。

国王非常赞同这个建议,他邀请那女士去了自己的宫殿,之后,他们经常在宫殿里见面,没过多久,他们就结婚了。

“不过,我所忍受的一切,你肯定是忍受不了的!”狐狸说。

男孩很快就厌烦了沿着路走,他离开了路,走进了树林里。树林里有他可以跳过的灌木丛和蹚水玩的小溪,不过,他走了没有多远就碰到了狼。

婚后的国王又恢复了往日的精力,他又像以前一样常去骑马狩猎。而赛嘉德非常喜欢自己的继母,他常和继母待在家里。

“咦!”熊嘟囔道,“你这个老伙计!你都能忍受得了,我倒反而不能忍受?”

“你到哪儿去?”他问道,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碰到他了。

一天晚上,英吉伯格对赛嘉德说:“明天你父王要出去打猎,你一定要和他一起去。”可是赛嘉德说自己想留在家里,第二天国王出发时,赛嘉德不愿意跟他去。尽管继母非常生气,赛嘉德还是不听。最后,继母对他说,他会为自己不听话后悔的,还说,以后,他最好顺从些。

“好吧,小祖宗。”狐狸说,“那你就去试试看,把你的尾巴放到那好人的井中去吧!我来给你带路。”狐狸带着熊来到一口井边,说道:“瞧,就是这口井。我便是从这口井里钓鱼的。”于是,熊将尾巴伸进水中,狐狸却在一边散步。它踱过来又踱过去,直到熊的尾巴牢牢地在井里冰冻住了,狐狸才高声大叫起来:“快来啊,你们这些好人!快带上你们的弓箭和长枪,这里坐着一只熊,正在你们井里偷东西呢!”喊完,它便赶快逃跑了。

“噢,只不过是去参加磨房主的婚礼。”狼回答说,就像前面熊说的一样。“真是太令人讨厌了,当然啦,——婚礼都是这么乏味,但是一个人必须随和一些嘛!”

国王的狩猎队伍走后,继母把赛嘉德藏到床底下,告诉他千万别动,等她来叫时再出来。

人们连忙拿着弓箭、长枪跑了过来,一齐向熊冲过去。熊慌得连忙纵身跳起来,将尾巴一下子扯断了。

“不要去!”男孩又说道,“你的皮又厚实又暖和,现在离冬天又不远了。他们会杀了你,扒下你的皮。”

赛嘉德静躺了很长时间,心想老这么躺着也没什么意思,这时,他感到身体下面的地板像地震似的在摇晃。他偷偷往外一看,一个女巨人走了过来,地都被她踩得陷下去,一直到她的脚踝,又随着她的脚步被犁开。

此时,狐狸已跑进了森林,躲到一棵松树根的底下。它对自己的脚说:

狼的下巴因为惊讶和恐惧掉了下来。“你真的认为那件事会发生吗?”他喘着气问道。

“早上好,英吉伯格妹妹,”她边进屋边喊,“赛嘉德王子在家吗?”

“亲爱的脚啊,要是我被发现了,你们怎么办?”

“是的,的确是,我真的认为。”男孩回答说,“但是那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所以,早安喽。”他继续赶路了。狼静静地在那儿站了几分钟,因为他浑身发抖,然后悄悄地爬回了自己的洞穴。

“不在,”英吉伯格说,“他和他父王早上骑马到森林打猎去了。”她一边说,一边为她的姐姐搬桌子,拿东西给她吃。吃完以后,女巨人说:“谢谢你,妹妹,谢谢你的这顿美餐最好的羊肉,最好的啤酒。可是,赛嘉德王子真的不在家吗?”

“我们会敏捷地逃跑。”

接下来,男孩碰到了狐狸,他可爱的银灰色大衣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英吉伯格又说“不在”,于是,女巨人告别她走了。等她走远了,英吉伯格才叫赛嘉德出来。

它又对自己的耳朵说:“亲爱的耳朵呀,要是我被发现了,你们怎么办?”

“你看上去很不错啊!”男孩说,停下来羡慕地称赞道,“你也去参加磨房主的婚礼?”

国王晚上回到家里,可是王后什么也没告诉他。第二天早上,她又求赛嘉德和父王一起去打猎。赛嘉德和以前一样拒绝了,他说自己宁愿待在家里。

“我们会仔细地倾听着。”

“是的,”狐狸回答说,“就为了这样一件事,要走的路太远了。但是你知道磨房主的朋友都是什么样的——特别的无聊和沉闷,我只是出于好意才去,让他们高兴一点罢了。”

于是,国王又一个人去了。这一次,英吉伯格把赛嘉德藏到桌子底下,责备他不该不听自己的命令。他刚静躺了一会儿,突然,地板开始摇晃,一个女巨人走了过来,地面被她踩得陷到小腿下面。

它又对自己的鼻子说:“亲爱的鼻子呀,要是我被发现了,你将怎么办?”

“你这个可怜的家伙,”男孩同情地说道,“听我的建议,待在家里吧。如果你一旦进了磨房主的门,他的狗就会把你撕成碎片。”

进屋的时候,女巨人像第一个女巨人一样问:“英吉伯格妹妹,赛嘉德王子在家吗?”

“我会嗅着四面八方。”

“啊,好吧,这种事情发生过的,我知道。”狐狸严肃地答道。没再多说什么,他沿原路小跑着回家了。

“不在,”英吉伯格回答,“他和他父王早上骑马到森林打猎去了。”她一边说,一边去厨房为她的姐姐搬桌子备饭。吃完以后,女巨人站起来,说:“谢谢你的这顿美餐最好的羊肉,最好的啤酒。可是,赛嘉德王子真的不在家吗?”

最后,它又问自己的尾巴:“亲爱的尾巴,要是我被发现了,你该怎么办?”

他的尾巴才刚刚从视线中消失,男孩听到了树枝断裂的声音,马蹦蹦跳跳地来了,他黑色的皮毛像绸缎一样光亮。

“不在,当然不在!”英吉伯格回答。于是,女巨人走了。

“我会把握正确的方向。”

“早上好。”他飞奔着经过的时候,对男孩喊道。“现在我不能等着和你说话了。我答应了磨房主去出席他的婚宴,我不去他们是不会就座的。”

见女巨人走远了,赛嘉德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继母告诉他明天一定不能待在家里,可是赛嘉德说,自己没看出会有什么危险,也不打算去打猎。第二天早上,国王出发前,英吉伯格又恳求赛嘉德和他的父王一起去打猎。可这一切都是徒劳,赛嘉德非常固执,继母的话,他一句也不肯听。“你再把我藏起来。”他说。于是,国王刚一走,英吉伯格就把赛嘉德藏到墙和镶板之间。不久,地震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一个女巨人来了,地面被她踩得陷到膝盖下面。

此时,熊急匆匆地跑来了。它用力在树根边上扯着、拉着,终于抓住了狐狸的尾巴,硬将它拖了出来。它将狐狸背在肩上,继续往前走了。

“停下!停下!”男孩在他后面喊道,他的声音里有种东西促使马停了下来。“出什么事了?”他问。

“你好,英吉伯格妹妹!”她进了门就喊,声音大得像打雷,“赛嘉德王子在家吗?”

走了一会儿,熊和狐狸从一棵老树桩边经过时,上面正好停着一只花啄木鸟,它在起劲地啄着树皮。狐狸喃喃自语说:“啊,我给这些小鸟加颜色时,是个挺愉快的时刻啊!”

“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男孩说,“如果你一旦去了那儿,你就永远不会再在树林里奔跑了。你比很多男人都强壮,但是他们会抓住你,给你套上绳子,你将不得不工作,一生中的所有日子里都为他们服务。”

“噢,他不在,”英吉伯格回答,“他到森林里打猎去了。我想天黑以后他才能回来。”

熊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老伙计?”狐狸答道:“我我可什么也没有说,你还是快把我扛到窝里去吃了吧!” 它们又往前走着,没一会儿,又看到一只啄木鸟。狐狸又说道,“我给这些小鸟加颜色时,是个挺愉快的时刻啊!”这次,熊可听清了,便问道:

听到这些话,马向后甩了甩头,傲慢地笑了起来。

“你在撒谎!”女巨人叫道。两个人因此吵了起来,一直吵到筋疲力尽,吵完以后,英吉伯格为她的姐姐搬桌子备饭。吃完以后,女巨人说:“我得感谢你的这顿美餐最好的羊肉、最好的啤酒和我久违了的饮料。可是,你真的确定赛嘉德王子不在家吗?”

“你就不能给我也加点色彩吗?”狐狸说道:“你可吃不了这种苦头,再说,你也干不了所有要做的事情。”

“是的,我比很多男人都强壮,”他回答说,“世界上所有的绳子都不能拴住我。让他们想绑多紧就绑多紧,我总是能够挣开,回到树林里,重获自由。”

“确定,”英吉伯格回答,“我已经告诉你他和他的父王今天早上骑马到森林打猎去了。”

“哪些事情?”熊问。

发表了这一通傲慢的演说后,他挥舞了一下他的长尾巴,比先前更快地跑掉了。

听了这话,女巨人发出了可怕的吼声:“如果他就在附近,他应该听得到我的话,我要在他身上施咒语:让他半烧伤半枯萎。找不到我,他就永无安息之日。”

“先得挖一个坑,搓好柳条绳,打好桩子,再将沥青倒进坑里,上面点起火来。”

但是,当他来到磨房主的家里,一切都像男孩说的那样发生了。当他看着客人们,想着自己比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更加英俊、更加强壮的时候,一根绳子忽然套在了他的头上,他被摔倒在地上,牙齿间被塞上了嚼子。接着,不管他怎样挣扎,他还是被拽进了牲口棚,被关了几天,没有任何东西吃,一直到他的精神崩溃了,他的毛皮失去了光泽。后来,他被套上了犁具,有足够的时间来回想他因为没有听取男孩的建议而失去的一切。

说完这句话,她大踏步地走了。

“哼,干这些有什么用!”熊心里想,“不过,这一切再费劲,我也能办到。”于是它马上动手干了起来。

马对男孩的话置若罔闻后,男孩继续懒散地漫步往前走,有时候采集河岸边的野草莓,有时候从树上摘下一些野樱桃,一直到了树林中央的一块开阔地。一头漂亮的奶牛正走过这块空地。她是一只白色的、脖子上带着花环的奶牛。

英吉伯格像石头一样,呆呆地在那儿站了很久,才想起把赛嘉德从藏身之处放出来。她惊讶地发现,赛嘉德真的半烧伤半枯萎了。

熊把一切都完成后,狐狸便用柳条绳将它牢牢地绑在坑边的木桩上,然后把坑里的沥青点着。等火苗蹿上来后,狐狸便跳到熊的背上,开始咬那绑注熊的柳条绳。那只傻熊还以为狐狸正忙着给它的背上涂颜色哩。它说:“好热,真热死啦,老伙计!”狐狸说道:“我早就料到啦,这么一点点苦你都受不了?这么一点痛苦,连一只小鸟都忍耐得住呢。”

“早上好。”她走近男孩站着的地方时,愉快地说道。

“现在你知道自己固执己见的结果了吧,”她说,“可是,我们不能错过时机,因为你父王马上就要回来了。”英吉伯格匆匆跑进内室,打开一个箱子,拿出一个线球和三个金戒指。她一边把这些交给赛嘉德,一边说:“你在地上抛这个线球,它就会一直滚到悬崖边,你就能看见女巨人在悬崖上四处观望。她会对你说:

“是的,是的。”熊喊着。不过,它的毛都快烤焦了。这时,狐狸已把绑住熊的柳条绳统统咬断了,它使劲一撞,将熊推到火坑里去了。狐狸自己却一个纵跳,逃进树林里去了。它在林子里一直躲到火熄灭了,才拿着一只口袋回到坑边,把烧焦了的熊骨头捡到口袋里,然后,背着口袋走了。

“早上好。”他回答说,“你这么急匆匆地去哪儿呀?”

这正是我想要的!赛嘉德王子来了,他今晚就是我的下酒菜了。不过,你不用害怕她。她会用一个长长的船钩把你吊上去,你一定要替我问候她,把最小的戒指当礼物送给她。她会因此而高兴,然后要你和她摔跤。等你精疲力竭了,她会给你一杯酒来缓解疲劳,可是她不知道,这酒会使你力大无穷,这样,你很容易就能征服她,然后她会留你在那儿过夜。同样的事情在她其他两个姐姐那儿也会发生。不管怎样,你一定要记住:如果我的小狗跑到你身边,用爪子碰你,脸上流着眼泪,那你一定要赶快回家,因为我肯定有生命危险了。好了,你走吧,千万别忘了你的继母。”

半路上,狐狸又碰到一位赶着雪橇的拉伯兰人。狐狸摇晃着口袋,里面的骨头吧嗒吧嗒直响。那位拉伯兰人一听,心里直嘀咕:“这不正是银子和金子的响声么?”

“去参加磨房主的婚礼。我已经很迟了,因为做花环用了很长时间,所以我不能停留。”

英吉伯格把线球扔到地上,赛嘉德向她道别后,就走了。

“你带着什么呀?”他问狐狸。

“不要去,”男孩诚恳地说,“当他们一旦品尝到了你的牛奶,他们就永远不会让你离开了,你将会在一生的所有日子里都为他们服务。”

就在那天晚上,线球停在一堆大岩石脚下,赛嘉德往上一看,果然见女巨人正在顶上观望呢。

“我父母的一点遗产。”狐狸答道,“我们来做笔交易好吗?”

“哦,胡说八道,你知道什么呀!”奶牛回答说,她总是觉得她比别人都聪明。“哎,我能够跑得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快两倍!我倒想看看谁想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连一个礼貌的鞠躬都没有,她继续赶路了,觉得自己被严重冒犯了。

“啊,这正是我想要的!”女巨人一看见他就喊起来,“赛嘉德王子来了。他今晚就是我的下酒菜了。来吧,朋友,和我摔个跤。”

“行啊,那你先得把准备付给我的钱给我瞧瞧。”

但是,每件事情的结果都像男孩说的那样。大家都听说奶牛的牛奶的美名,都劝说她给他们一点,接着就注定了她的厄运。一群人围上来,抓住了她的牛角,这样她就不能使用它们了。像马一样,她也被关进了牲口棚里,只在早晨的时候放她出来,用一根长绳子套在她的头上,她被拴在一片草地上的一根树桩上。

说完这话,她扔下来一个长长的船钩,把赛嘉德吊上悬崖。开始,赛嘉德很害怕,后来,他想起英吉伯格说的话,就把她妹妹的问候和最小的戒指送给她。

“这可不行。”狐狸说,“因为这是我从父母亲那里得到的遗产呀,要是你将拉雪橇的鹿给我两头呶,这边两岁的一头和那边三岁的一头,我便将这口袋连同里面所有的东西统统给你。”

同样的命运也发生在山羊和绵羊身上。

女巨人果然很高兴,要赛嘉德和她摔跤。赛嘉德爱好各项比赛,所以很高兴和她摔跤。可他毕竟不是女巨人的对手。女巨人发现他渐渐无力了,就给他一杯酒来缓解疲劳。她这一招可真是太笨了,因为那酒使赛嘉德力大无穷,他很容易就征服了女巨人。

拉伯兰人一听,同意了。他拿了口袋,而狐狸得到了鹿。接着,狐狸说:“记住,你得跑出很远一段路以后对,至少得翻过五、六座山,然后才能打开口袋看,你要是在这以前往里面看一眼,那所有的金银马上就会化为一堆烧焦的枯骨。”

最后一个到来的是驯鹿,他看上去没什么两样,好像手头上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你可以在这儿过夜。”她说,赛嘉德高兴地答应了。

说完,拉伯兰人带着口袋,狐狸牵上鹿,各赶自己的路了。那位拉伯兰人对刚才换来的一口袋财物实在感到非常好奇,还没等到翻过五、六座小山,便忍不住将口袋打开了。他往口袋里一看,里面竟全是烧焦了的骨头。此时,他才醒悟过来,原来这只狐狸将他欺骗了。他赶紧穿上雪鞋,随后追了上去。狐俚也马上发觉他追赶上来了,便高喊道:“横着断,横着断掉那双鞋!”

“你到哪儿去啊?”男孩问,他现在已经吃够了野樱桃,正想着晚餐呢。

第二天早上,赛嘉德又把线球扔到地上,让它跑,线球停在另一悬崖脚下。赛嘉德往上一看,见另一个女巨人正在顶上观望呢,她比第一个女巨人更大更丑,她冲着赛嘉德喊道:“啊,这正是我想要的!赛嘉德王子来了。他今晚就是我的下酒菜了。快点上来和我摔跤吧。”她不失时机地把赛嘉德吊上悬崖。

突然,拉伯兰人的雪鞋真的从中间断裂了。可是,他仍不肯放弃追捕。他又骑上鹿继续追赶狐狸,狐狸又高喊道:“横着断,横着断掉鹿的腿!”鹿的腿立即从中间折断了。拉伯兰人这才停止追赶。

“我被邀请去参加婚礼,”驯鹿回答说,“磨房主求我无论如何都不要让他失望。”

赛嘉德王子把继母的问候和中等个头的戒指送给女巨人。女巨人看见戒指,非常高兴,立即要赛嘉德和她摔跤。

现在,狐狸可以放心地到它经常用餐的地方去了。到了那儿后,它请来了帮忙宰鹿的朋友,叫来了所有的食肉凶兽:熊、狼、狼獾、白鼬,老鼠,白狐、蟒蛇和腹蛇以及虾蟆等。每位来客开始各用自己的办法置鹿于死地。熊袭击鹿的下颚骨,于是,那里留下了一道痕迹,至今还称为“熊箭”;狼咬鹿的后腿,那里留下了一道像箭似的标记,因而被称之为“狼箭”;狼獾一口咬向后脖子,鹿的颈项上便留下了一道“獾箭”的齿痕;白鼬冲向鹿的咽喉,在咽喉的下部又留下了一道箭痕。老鼠冲向鹿的蹄缝,在那里至今人们还可看到名力“老鼠箭”的痕迹;腹蛇冲向鹿的肛门,这叫“腹蛇箭”;白狐冲向鹿的耳根,在耳朵背面露出了一块很小的耳骨,称为“白狐箭”;蛇冲向肠脂肪,在脂肪层和大肠之间留下了“蛇箭”的标记;虾蟆冲向护心脂肪,从此在心脏和护心脂肪之间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软骨,称作为“虾蟆箭”,它们便用这些方法杀死了鹿。接着,狐狸说:“现在,我到小河边上去,把鹿肚子里的脏东西冲洗一下。”它把鹿拖到河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突然,它一声尖叫,马上“吭哟、吭哟”呻吟起来,好像已被谁抓住,立刻要被杀死似的。那些凶兽们一听这可怜的嘶叫声,个个吓得东奔西跑,夺路逃命了。只有白鼬和老鼠没跑。狐狸便独吞了所有的肉。

“噢,傻瓜!”男孩喊道,“你一点儿没有判断力吗?难道你不知道,你一到那儿,他们就会紧紧地抓住你,因为没有野兽或者飞鸟像你一样的强壮或敏捷!”

他们摔了很长时间,最后,赛嘉德支撑不住了。女巨人就递给他一杯酒来缓解疲劳。喝完酒后,赛嘉德力大无穷,他用一只手就征服了女巨人。

狐狸刚要开始做菜,那位受它欺骗的拉伯兰人赶到了。“你又在这里干什么?”拉伯兰人问,“你为什么欺骗了我,竟把烧焦了的骨头卖给我?你又为什么竟把两头鹿都宰杀了?”这时,狐狸用可怜巴巴的声音说道:“亲爱的兄弟啊!你可别以为我刚才也在场,这是我的朋友们干的事,是它们杀死了鹿。”正在此时,拉伯兰人发现了白鼬和老鼠。它们正在石头中间钻来钻去,嘴上还沾满了油腻。他从火堆上抓起挂着热锅的吊钩,向白鼬打去,不过只打中了它的尾巴梢,将它的尾巴打断了。那只老鼠,却被他用一块燃烧着的木块打中,全身的毛都烧焦了,变得乌焦墨黑。

“那正是为什么我很安全的原因,”驯鹿回答说,“我很强壮,没有人能够绑住我;我跑得飞快,甚至连箭也射不到我。所以,现在和你再见喽,你很快会看到我回来的。”

第三天早上,赛嘉德又扔出了线球,线球滚了很远,最后停在一座很高的岩石脚下,岩石顶上,一个最丑陋的女巨人正在往下看呢。

狐狸赶快乘机逃进森林里。它来到一条河边,那儿正好有个人在修一只小船。狐狸马上喊道:“我想,我好像也有一只要修理的小船呢!”那个人问道,“哦!你再敢胡说八道,看我把你掷进河里去!”

但是,没有一只去参加磨房主婚礼的动物能够回来。因为他们都很任性并且自命不凡,听不进别人好心的建议。直到今天,他们和他们的后代都一直是人类的奴仆。

等她看清楚了,她大声叫道:“啊,这正是我想要的!赛嘉德王子来了。今晚我就让他下我的锅。上来吧,朋友,和我摔个跤。”她和妹妹们一样,把赛嘉德吊上悬崖。

“我想,我好像也有一只要修理的小船呢!”狐狸又说道。那个人一把抓住狐狸,将它摔到河里去了。可是,狐狸竟游上了一座小岛。它在那儿喊道:“你们过来,鱼儿们,把我渡到对岸去!”

赛嘉德把继母的问候和最大的戒指送给女巨人。一见到赤金戒指,女巨人非常高兴,要赛嘉德和她摔跤。这一次,他们的搏斗漫长而残忍,到最后,赛嘉德渐渐没有力气了,女巨人给了他一杯酒。赛嘉德喝完酒,力大无穷,不一会儿,他就把女巨人摔得跪在了地上。“你打败我了,”她喘着气说,“听我说吧,离这儿不远有个湖。你到那儿会看见一个小女孩正在那儿玩船。你要和她交朋友,把这个小金戒指送给她。这样,你就会比以前更有力,祝你好运。”

鱼儿们都游过来了,打头的是一条梭子鱼。“不行,”狐狸说,“你那低矮的背上我可不坐。”接着又游来一条鳕鱼。狐狸又说:“不行,你那粘乎乎的皮肤上我可不坐。”鲈鱼游过来了。“不行,你那七高八低的背上我也不坐。”山斑鳟也游来了,狐狸高叫道:“你也在这里?可是你也不合适。”最后斑鳟游来了。“暖,这就好了。”狐狸心想,“跟你走也许行。不过,你还得游近一点,以便我能爬到你背上去,别让我的脚弄湿了。”等斑鳟游到跟前,狐狸一把抓住它的颈脖,将它掷到岸上。然后,它又点起火,把它放在烤叉上烤。随着火苗闪耀,斑鳟鱼的皮开始噼里啪啦地爆裂。狐狸心想:“啊呀,莫非又有人来了!”原来,它以为这大概是有谁脚踩枯树枝发出的僻里啪啦声音。突然,它一眼看到自己烤着的斑鳟鱼,才高声叫起来:“不,这是我的小鱼在噼啪直响!莫非它想逃跑?”它忙抓起一块石头,掷向斑鳟鱼,鱼里的油脂被砸得飞溅到它的眼睛里,狐狸一下子什么也看不到了。它几乎瞎着双眼溜走了。

和女巨人道别后,赛嘉德漫步向前,一直来到湖边,他果然看见一个小女孩正在玩船。他走上去问她叫什么名字。

没走多远,它遇到一棵桦树,便问道:“你有没有一对多余的眼睛?”

女孩回答说自己叫海尔伽,就住在附近。

“没有,”桦树回答说,“我可没有多余的眼睛。”狐狸又去找松树,想从它那里借到一对眼睛。可是,松树也没有多余的眼睛。最后,它找到山羊那里,问道: “你可有一对多余的眼睛?”山羊答道:“是的,我有一对多余的眼睛。不过,我不能长期借给你,你只可以短时期借用一下。”

赛嘉德把小金戒指给了女孩,还提议和她一起做游戏。小女孩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很高兴和赛嘉德一起玩,他们一直玩到天黑。

“我并不需要借很长时间,”狐狸说,“我在山岗后面,还有一对眼睛藏着呢。”

傍晚时,赛嘉德想和女孩一起回家,女孩刚开始拒绝了,因为她的父亲是个脾气暴躁的巨人,陌生人进他们家,都会被她父亲发现的。

于是,狐狸借到了眼睛。它装上眼睛边跑边喊道:“这对山羊眼睛可得世世代代永远留在我这里了。”

可是,赛嘉德一再坚持,女孩最后只好让步了。当他们走近大门时,女孩把自己的手套放到赛嘉德头上,他立即变成了一支毛线。女孩把毛线藏在腋下,扔到自己房间的床上。

就这样,山羊只换得了一对烧坏了的眼睛。它气得火冒三丈,狠狠朝狐狸打去,可惜只打中了它的尾巴梢。从此,狐狸尾巴梢上留下了一段白颜色。不过,这对狐狸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

几乎在这同时,她的父亲冲进来,在每个角落搜寻,大声叫道:“这地方有人的味道,你往床上扔的是什么,海尔伽?”

狮子与狐狸

“一支毛线,”女孩回答。

有一天,狮子向绵羊、山羊和奶牛摆理由,说它们抓到的鹿应归他一人所有。就在这时,来了三只狐狸,他们走到狮子跟前。

“噢,我闻到的可能就是毛线。”老头说完,就再也不自找麻烦了。

第一只狐狸开口说:“作为惩罚,我必须拿去鹿的三分之一,因为你没有狩猎证。”

第二天,海尔伽出去玩的时候,胳膊下面夹那支毛线。等她走到湖边后,她把自己的手套在毛线上晃一晃,赛嘉德又恢复了自己的原形。

第二只狐狸说:“为了你的寡妇,我必须拿去鹿的三分之一,这在法律上有明文规定。”

他们一起玩了一整天,赛嘉德教海尔伽玩各种游戏,这些都是海尔伽从来没听说过的。晚上回家的路上,海尔伽说:“明天我们能玩个痛快,因为我父亲要去城里,我们可以在家里玩了。”

“可是我没有寡妇呀。”狮子抱怨道。

当他们走近家门时,海尔伽又把自己的手套放到赛嘉德头上,他又一次变成了一支毛线,女孩把他安全地带回了家。

“别和他咬文嚼字了。”第三只狐狸说,他也拿过一份,然唇解释说:“这是你们的所得税。有了这一份,一年也饿不死我。”

第二天一大早,海尔伽的父亲就去城里了。他刚一走,女孩把自己的手套在毛线上晃一晃,赛嘉德于是又恢复了原形。女孩带他到屋子周围玩,还把所有的房间打开给他看,因为父亲走的时候把钥匙留给了她。可是,他们参观最后一间房间的时候,赛嘉德发现,钥匙串上还有一把钥匙没用。他于是问女孩,这把钥匙是哪个房间的。

“可我是动物之王!”狮子吼了起来。

海尔伽的脸红了,她没有回答。

“噢,是这样,既然有了王冠,就不需要鹿茸了。”说完他们又拿去了鹿茸。

“我想你不会介意我看看那个房间吧?”赛嘉德看到一个重重的铁门,他求海尔伽为他打开门。可是海尔伽说自己不敢,即使打开了,那也肯定只是个小小的洞口,赛嘉德却说没关系。

道理:在今天,狮子要想保住自己的一份,已没有以往那么容易了。

那扇门很沉,海尔伽开门用了很长时间,赛嘉德不耐烦地把门撞开,走了进去。他看见里面有一匹骏马,马鞍配得好好的,上面还挂了一把装饰华丽的宝剑,剑柄上刻着一句话:“骑此马佩此剑者必得幸福。”

小狐狸和老狐狸

赛嘉德疑惑地看着这匹马,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最后,他激动地喘着气说:

一只小狐狸经常抬头观看鸟儿们在空中飞来飞去,像风一样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