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子一听,它们一块儿吃羚羊肉

 实用文摘     |      2020-02-04

从前,有一只乌龟和一只豹子,它们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它们总是一块儿炒菠菜吃,一块儿游泳。
有一天,豹子说:“我吃腻菠菜了,我想吃肉。走!乌龟老弟,咱们去打猎吧!”
乌龟点头同意。于是,它们向森林走去。
它们先在森林里用树枝盖了一座房子,然后又挖了一个陷阱。它们的运气还不坏,第一天就捉到了一只羚羊。第二天又捉到了一只羚羊。第三天也捉到了一只羚羊。它们一块儿吃羚羊肉,吃呀,吃呀,吃得肚子都发胀了,结果还剩下不少羚羊肉。
“你看怎么办?”豹子对乌龟说,“咱们是不是把剩下的肉带回去给老婆孩子们吃?”
乌龟表示赞同。它们编了两个大篮子,一个归豹子,一个归乌龟。它们把肉装进篮子,上面又盖了一些树叶,这样别人看不出里面是什么。收拾好以后,它们便去睡觉,准备明天一早启程。
半夜里,乌龟醒了,它想:我跟豹子平分肉不合算,豹子善于打猎,啥时候想吃就啥时候去打;我可没有这种本领。我今天得多捞些肉。
于是,趁着豹子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乌龟毫不客气地将豹子篮子里的羚羊肉拿到自己的篮子里一些,然后又往豹子的篮子里放了一些石块,并重新盖好树叶,伪装成篮子没动过的样子。
第二天黎明,豹子和乌龟动身回家。来到森林边上,它们就分手了。
当豹子回到家的时候,它的妻子正在烧菠菜。
“把这些菠菜扔了吧!”豹子大声说,“我不想再看到它们了!我带回来满满一篮子肉,足够开一桌宴席的。”
豹子一边说,一边将篮子放下,揭开树叶。当豹子看到篮子里的一些羚羊肉变成了石块时,又惊又气。
“这肯定是狡猾的乌龟干的!”豹子吼叫起来,一个箭步冲到外面。它决心找乌龟算账。
聪明的乌龟当然藏得很严实。但豹子并不死心,还是找呀找呀,不停地找呀。结果,每当韵子看到别的乌龟时,都以为是骗过它的那一只,总要把人家弄死,吃得最后只剩下一个空壳。

  从前,有一只猴子,名叫勒凯玛,还有一条狗,名叫姆波。它们经常一同去村外面散步,一起在草地上玩耍,一道去河里喝水,一块儿在树荫下休息。后来,它们成了两个好朋友。

老妇人又继续前进了。原来她就是那位厌世的公主。当她走到自己出生的地方时,她俯下身子,吻着故乡的泥土。可是,她已经太老了,所以当她俯身时,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她倒在地上,匍伏在尘埃里,她曾经挚爱过的蚂蚁在她的周围忙碌着。

  我可不能再吃了,肉都堵到喉咙口了。狗说。

法官们点点头,宣布裁定结果:豹子是羚羊的奴隶。

  不一会儿,地上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了。两个朋友又在森林里继续到处游玩。

“是湖,是公主泪湖在哭。”

  言之有理!

她走呀,走呀,直走得疲惫不堪,一下子跪到地上。无比的痛苦使她攥住自己的头发,又一绺一绺地扯了下来。扯掉的头发变成了一片树林。然后,她仍旧继续往前走。

  很快,它们发现前面有一只羚羊,正在树下睡觉。

公主继续走着路。她眼睛干涩,嘴角紧闭,因为她的眼泪已经流干,嗓音也哭哑了。

  现在,你们看,猴子总喜欢呆在树上,一般不到地上来,为什么呢?它是怕碰到狗找它算帐呢!

老妇人走累了,坐到地上休息。忽然,她听见地底下有谁在哭泣。

  想得倒美!等我先吃饱了以后再说吧!

老妇人又用手轻轻捋着鸟儿们竖着羽毛的翅膀,于是,它们黑灰色的翅膀整齐地张开了。它们排列成人字形飞向天空,口里哼着胜利的凯歌。

  我也饿了,咱们走了那么多的路了。啊!有一块肉该多好啊!我就是喜欢吃肉!可到哪儿去找呢?你有办法吗?

这个湖的水不是甜的,它苦得像眼泪一样,因为它本来就是眼泪变成的。当天鹅在湖面上滑行时,湖水就不愉快地颤栗起来。睡莲在湖面上绽出花朵时,湖水就恼怒地泛起浑浊的浪花。它不愿意浇灌岸边的芦苇,就远远地离岸而去。

  你是问我饿了吧?唔,有点儿!

一天,乌龟对老鹰说:“不知天上到底是什么样子,我跟你上去游游,好么?”老鹰哈哈大笑:“你连像样的脚儿也没一只,还想上天,做梦呀?”乌龟生气地说:“明天咱俩比比,看谁最先上天吧!”

  树很高,即使别人看到了也够不到。

“森林呀,回到自由的天地里来吧!我需要你的树荫。”

  猴子说:瞧!咱们的运气还不坏哩!

夜空里,繁星下,美丽的萤火虫飞呀飞,一年又一年。庭院里,篱笆旁,好听的童谣唱呀唱,一代又一代。

  (董天琦译)

可是豹子不服,说法官裁定得不公平,但一时又找不到有力的话来驳斥羚羊。正好。这时天已经黑了,法官们宣布休会,明天重新开庭。

  我也是,再吃下去肚皮就要胀破了。猴子说。

“谁在呻吟?是谁在地底下呻吟?”

  猴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凭什么说豹子是你的奴隶?”法官们问。

  狗说:小声点!看样子,这只羚羊的肉又肥又嫩!狗说完,忽地一下子猛扑过去,骑到羚羊身上;猴子也赶快跑过来,卡住了羚羊的脖子。羚羊拼命反抗,但双拳难敌四手,不一会儿就断气了。于是,两个好朋友把羚羊肉撕开,点上火烤熟了大吃大嚼起来。

老妇人又继续往前走了。走累了时,她坐到地上。忽然,她听到地下有谁在呻吟。

  猴子拿起一块肉,从树顶上开始下来。狗眼睁睁地望着猴子。但快到地面两米高的时候,猴子竟突然停住,嘻皮笑脸地说:啊!这块肉太沉了,带着它下去可真累人。我现在连再下去半步的力气也没有了。你看,我的手都快不听使唤了。这样吧,姆波,你往上跳,自己把肉够下去吧!

当法官们再次宣布“豹子的确是羚羊的奴隶”的裁定结果时,豹子心里的火直往上涌,它顾不得有法官在场,大吼一声,就向羚羊扑去。但是羚羊早有思想准备,还没等豹子扑过来就一溜烟跑了。

  可剩下的肉怎么办呢?总不能丢掉呀!

晚上,老鹰准备好一篮子食物。乌龟等他睡着了,偷偷地躲进篮子里,让老鹰明天带他上天去。

  它们来到棕榈树下边。嗖!嗖!嗖!猴子飞快地爬了上去。

外婆也记起了小时候唱过的童谣,跟着一起唱:

  听说这片森林里野味很多,咱们一块儿去打猎怎么样?

“这样,谁是奴隶不是不言而喻了吗?”

  一天,它们俩到一片森林里去旅行。走了一段时间,狗突然问猴子:喂!伙计!你肚里空了吗?

“是鸟在叫,是公主怨鸟在叫。”

  猴子不但不理睬,反而戏弄地说:亲爱的姆波,你怎么不上来呀?这儿可以坐下咱们两个,好肉我还都给你留着呢!

爸爸告诉阿朵:“萤火虫要花50天时间才能从虫蛹变成成虫,但变成成虫以后,它们的平均寿命只有五天左右,在这五天里,它们要抓紧时间找到自己的伴侣,繁衍下一代。所以,在夏天的晚上,它们会发出非常明亮的光来吸引对方,同时也警告别人不要靠近它们,科学家发现,有的蜥蜴误食了萤火虫,结果中毒死亡了。”

  狗听了,生气地说:你怎么这样讲话?你知道我是不会爬树的嘛!你应该把肉扔下来!

从前,有一个厌世的公主,如果她知道怎么消灭自己的灵魂,她早就自杀了。有一天夜里,她从宫里逃出去,走呀,走呀,走得筋疲力尽之后,她悲伤地倒在地上。她躺在地上哭诉着人类的卑劣和世界的脆弱,她的眼泪流成了湖泊。

  这只羚羊很大,狗和猴子吃得肚子都发胀了,肉还剩下不少。

阿朵从竹凉床上跳起来,拿着小蒲扇到草丛里去捉萤火虫。

  什么?把肉扔下去?别做梦了!猴子一边说,一边还在大口大口地吃,并故意把嘴弄得咂咂直响。

阿朵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我可以把萤火虫装在瓶子里,带回城里去呀!”阿朵说,“我要捉很多很多萤火虫带回家,我要把它们放在我的蚊帐里。夜里,我躺在床上,萤火虫飞到我的蚊帐顶上,我看着萤火虫,就像现在这样看着天上的星星。”

  好吧!别急,我马上下去!

于是,豹子找到几个法官,请它们来裁定。

  不!你现在就下来!假如你还没有吃饱的话,可以再上去吃嘛。

“我是湖,我是公主泪湖。”

  勒凯玛!勒凯玛!狗气得脚直跺,你太自私自利了!好吧!既然你不乐意把肉扔下来,那就下来把肉带给我也行!

羚羊的生日到了,它请了几个乡亲来家做客。因为高兴,羚羊多喝了几杯,喝得醉醺醺的,无意之中讲出了这么一句话:“你们知道吗?豹子是我的奴隶。”

  是的!我的肚子又咕咕叫了。

第二天一早,老鹰拎着篮子,一口气飞到天上,在一座高山的顶峰停了下来。乌龟蹑手蹑足地爬出篮子,在旁边躺下装睡。老鹰见了乌龟,吃惊地问他什么时候到来。乌龟笑道:

  我也饿了。走吧!咱们再把剩下的羚羊肉吃掉。

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怪鸟发出更加凄厉的悲鸣,把头藏在翅膀下面。

  狗开始往上跳起来,一下,两下,三下……可肉块怎么也够不着。跳了半天,不仅肉没吃到,反而觉得肚子更饿了。最后累得精疲力尽,一屁股坐在地上。

暑假,爸爸妈妈带阿朵来乡下看外公外婆。阿朵明天就要跟爸爸妈妈回城去了。阿朵舍不得外公外婆,外公外婆也舍不得阿朵。

  这时狗才恍然大悟,自己上了猴子的大当了。它气狠狠地说:好一个刁滑的猴子!肉是我们俩的,你却自己独吞了,还来捉弄我!你太不讲情义了,你总有下来的时候,那时候,你也别怪我不客气。说罢,狗气哼哼地饿着肚子回家了。

玉盘一样的月亮挂在天上,把影子投在池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