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觉得当土匪名声不好,把《诗学涵英》裹了起来

 好书推荐     |      2020-04-16

张大千是我国近代书画诗文四绝的艺术大师。提起他的诗,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呢!
张大千十七岁那年暑假,和几个同学一起从重庆步行回老家内江,途中不幸被土匪掳去。土匪头子见张大千字写得好,就逼他当了“黑笔师爷”。
所谓“黑笔师爷”,就是专给土匪写告示、管账目的差事。
有一次,张大千跟土匪去打家劫舍,从一个大户人家的书房里发现了一本《诗学涵英》,便爱不释手地翻阅起来。有个土匪见大千只顾看书,不满地说:“师爷,你也得动手拿东西呀?否则,要犯忌讳的!”大千沉思片刻,答道:“好,我就拿这本书吧!”谁知,那个土匪又诈唬起来了:“书与输同音,也是犯忌讳的。值钱的东西那么多,干嘛独独拿书呢?”大千无可奈何,只好又从墙上取下几幅画,把《诗学涵英》裹了起来,揣进怀里。
在匪窝里,张大千百无聊赖,就一边阅读《诗学涵英》,一边学起作诗来。有一天,他正在后院里吟诗,突然听见角落里那间小屋内有人在呻吟。
大千走到窗前一瞧,原来屋里躺着一个带伤的老人。老人有气无力地说:“你这个娃子还诌什么诗啊,这儿不是土匪窝吗?”大千仔细一问,才知这位老人是前清中过科举、有过功名的进士老爷。前些天,他被土匪绑了票。勒索信发出多日,仍不见有人送钱赎人。于是,土匪就经常打他骂他。大千心想,中过科举的进上,当然诗作得好罗,何不当面求教呢!从此,大千为老人求情讨饶,老人教大千吟诗作赋,真是两全其美!很快地,大千弄清了诗的平仄对仗,写的诗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张大千的家族原住广东番禺,在清康熙廿二年迁到四川,住在内江。父亲号悲生,和母亲曾太夫人育有十男一女,兄弟都是单名,大哥荥,二哥泽,三哥信,四哥楫,五哥、六哥、七哥早故,他行八,名爰,九弟名端,十弟名玺。他生在1898年旧历四月一日。 1916年,张大千到重庆求精中学念书,放暑假时回内江途中,被土匪绑去当了一百天黑笔师爷。押到一个叫“千斤磅”的地方,土匪们一面休息,一面清查俘虏的底细。张大千这才弄明白,土匪把他们当肉票,要他们写信回家去勒索钱。轮到张大千写信时,一个姓邱的土匪一看到他的字,赞赏的叫:“这娃儿字写得漂亮,我看留他作黑笔师爷好了!” 虽然张大千不肯,但在生死关头,由不得他。第二天,土匪还要去打劫峰高铺,那个姓邱的土匪派了两个兄弟伙,一乘轿子,送张大千回龙井口窝子里去。一路上,在路边放哨的土匪,居然对着他的轿子行举手礼,他弄不清该不该神气?到了龙井口,土匪头送他一对象牙章,带红结子的瓜皮帽,把他打扮成师爷样。可是,在龙井口没有安顿两天,政府军要来攻了,土匪们赶紧转移阵地,把他移交给一个叫老康的另一个土匪头子。 有一回,张大千被迫跟着老康去抢劫,他站在一旁看热闹。有人警告他说:“你也要动手拿东西,否则要犯忌讳的,黑道上的朋友不能空手而回。”他看看四周,有不少书,就在书房里拿了一部《诗学涵英》。另一个土匪马上训他:“什么不好抢?怎么抢书?‘输’是犯忌的。”逼他换别的,他只得拿了墙上挂的四幅《百忍图》,和《诗学涵英》一起带走。 “抢”到匪窟的《诗学涵英》,真派上用场。张大千学作诗,就从那时候起。俘虏中,一个受虐待的老进士还教他平仄对仗,真是少见的奇人奇事。 后来,老康暗中与官方的人接头,接受招安,到松溉去接受改编。老康被改编作了连长,恢复本姓赵,而张大千就成了赵连长的司书了。过了一个多月,地方军队来打赵连长,把整个连都消灭了。张大千被捕后才知道,当时地方军队虽说招安土匪,但绝不是真的信任土匪,等到机会,安排妥当了就围剿。所幸,张大千被捕后不久,他的四哥就赶来营救他,结束了前后整整一百天的绑票。 历险归来,张大千原想到上海二哥处寻师学画,可是,父母不同意,他只得在1919年,到日本京都学染织。跟日本人赌气在日本四年,因为赌气,他雇用一位翻译,而不肯说一句日本话。张大千说,世界上有两国人最没有语言天才,一是日本人,二是印度人,他们说英语的发音真难听。他忍不住对一个日本人说,日本人的英文真蹩脚,而那个日本人却说:“你不知道?亡国奴的舌头是软的,要侍候人当然先得学好话。”“自己学不好,反而刻薄别人!”张大千发了火,“好!我就是不学日本话,我出钱,雇日本人来侍候我。”于是,他花了几百块钱,雇了一个在天津长大的日本人作翻译。

  但未曾料到的是,被他拿走的《百忍图》不仅成为他后来学画的范本,而且那本主人家的《诗学涵英》,却反倒成了他学诗的最好教材。

  土匪让张大千戴上一顶坠有红结子的瓜皮帽,而后又让他掌管一枚名贵的象牙图章,实际就是逼着他干起师爷的工作来。过两天,土匪去打劫离邮亭不远的峰高铺时,张大千看见别人都在拼命抢劫,他却站在旁边一动不动,有人提醒他快去参加抢劫,否则这会在黑道里犯忌。张大千见被抢人家的书房里有不少书,他便伸手拿了本《诗学涵英》,一个土匪马上跑来训诫他:什么不好抢!为什么只抢一本书?这也是会犯忌的呀。于是那土匪逼着他抢更贵重的东西。张大千没法,只好又胡乱扯下墙上挂着的四幅《百忍图》下来

  张大千在1941至1944年率门人子侄前往敦煌考察临摹壁画归来后,在陪都重庆举行了隆重的敦煌临摹壁画展,很受好评,同时也大大促进了全国和大后方学术界对于敦煌壁画的研究。不仅如此,张大千还是个全才型画家,在他手下,不仅山水、人物、花鸟、鱼虫、走兽皆能,而且工笔写意无一不精。难怪徐悲鸿曾赞扬他是五百年来一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