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在了妈妈的头上,我妈妈就买了西红柿、土豆和牛肉

 好书推荐     |      2020-04-04

“啊,好香啊!”闻着妈妈做的牛肉土豆汤香香的味道,小鼹鼠班几好像要陶醉了。

有一天土豆阿莫想去旅行,可是被嘲笑了,后来结果怎样了呢。下面是5068儿童网小编整理的关于土豆的儿童小故事,供大家阅读和欣赏!

凡是见过我吃饭的亲戚朋友,都说我吃饭吃得香,即使一碗普通的浆水面或炒洋芋丝也能吃得津津有味。开始我并不相信这样貌似夸张的说法,总认为开涮的成份多,夸赞的情感少。但总有人看我吃饭时会这么说,还有一帮邻居家的小孩看我回家总会尾随在我的身后,及至我从锅里端出妈妈温着的饭菜开口大吃时,他们的小脏手会趁我不注意从我碗里抓根土豆丝或粉条之类的东西赶紧放进自己的嘴里。我一喊,他们便溜,跑到远处,还会吐个舌头、顶个鼻涕泡冲我做鬼脸。当然,我也是无可奈何的。

图片 1

“那就快点喝吧”坐在旁边的妈妈笑着说

土豆阿莫

说到吃,我不挑食。这既是事实,也不是事实。但凡饭菜只要放到嘴边,我都会当仁不让地吃掉,而且还会吃得精光。所以,是事实。但是,也有几道饭菜会让我突破原则,并让我的记忆为之流连。一道是姥姥做的浆水面,一道是妈妈炒的土豆丝外加锅贴“刀把子”。姥姥的浆水面,在我看来应该叫浆水面片子,也正是姥姥自己擀的面片子,让本来再平常不过的家常面食变成了让我及家人百吃不厌的美食。那天,一个好友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关于舌尖上的家乡美食之类的小视频,其中就有浆水面。一看到,我就想到了姥姥,以及姥姥做的浆水面。汤清清、面薄薄,酸菜舒展叶片漂浮其上,韭菜悠然游弋其中,还有柴禾灶与油泼辣子混合一起的香味,早就吸引出来味蕾的好奇与涎水的连连不止。

上周周末的清早,我妈妈给我电话:“我买了很多菜,你来吃饭吧。”自从爸妈从上海搬回广州,离我进了很多,工作日实在没法每天陪着父母,工作日尽量完成工作,周末可以留出时间陪一下父母。每周周六我都从搭乘跨城班车去探望父母,这周我本来想带父母出外就餐,我接了老妈的电话,对老妈说:“不是说好去外面餐厅吃吗?你怎么那么早买菜呢?”我妈答道:“你爸说在家吃饭舒服,味道可以按照喜欢的来做,而且做一顿饭很简单的。”我接了电话立刻出发,和父母一起过周末。

正在这时,一大团泥巴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班几和妈妈赶紧向上看去,只见一个黑影从天而降。

春天,园子里新翻了地,泥土又松又软。

姥姥的饭菜做得香,自然妈妈的烹饪手艺也不赖。记得小时候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厨房,揭开锅盖,看有没有“刀把子”可以吃。如果没有,会让我一天心情都不愉快,尤其吃不到“刀把子”边边儿,更会让我整天提振不了精神。也因此妈妈经常训教我:“吃馍馍吃边儿,干活计耍尖儿。”但我是不管的,口腹之快早让我陶醉其中了。现在想来,对“刀把子”边边儿的迷恋,一是确实香,二是当时饭食中油水少,“边边儿”既因脆香而口感好,也因焖土豆或土豆胡萝卜丁时,贴于大柴禾锅上靠底的部分沾的“油水”多。一块巴掌大的活面块,就往那焖菜的锅上一贴就贴出了整个童年的味道。如今,我好几次让妈妈再做几个当时的“刀把子”,妈妈无奈地说:“大锅没了,柴禾也没了,做不出来了!”这也许就是《舌尖上的中国》迷人味蕾的原因吧?许多简单的地道手艺,因时因器不因食材,或改变了,或忘掉了。说实在的,电磁炉、煤气灶是不能做“刀把子”的。当然,土豆丝却是能做的,但也是器具不同、食材变化,那味儿只能回忆。

图片就是我用我妈妈买好的食材做的晚餐,晚餐有西红柿土豆牛肉汤、香葱炒鸡、蒜蓉炒黄瓜和蚕豆泥焖肉。

那家伙砸翻了班几的碗,手里拿的武器,打在了妈妈的头上,然后脸朝下摔在了饭桌子上,不动了。

种子们开始在这块土地上给自己挖个合适的洞,然后蹲在里头,一动也不动,等待自己发芽、开花、结果。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他们有的对着天空发发呆,有的看看书,有的读读报。

小时候,我家养猪,还有专门的猪圈。平日积攒当作肥料的粪土,腊月里请上猪匠,叫来邻居,杀猪腌肉。在当时,这是一件热闹的事,也是一件喜庆的事。我家已好多年不养猪了,村里也好多家不养猪了。炉上伴馍的鲜肉丁以及新出锅的肉片炒白菜粉条也就吃不上了,当然腌肉作为油料炒的土豆丝也难得吃上,尽管买来的肉,家里也会腌制,但总觉当年的味道会少些许。加之“健康饮食”指导,植物油备受青睐,动物脂肪也就不怎么受欢迎了,当然部分家庭已将其从锅里捞出,常年放罐子里贮藏,以至年终新腌制的肉出锅后,会想办法解决掉长毛的旧腌肉,和常说的“不吃凉粉,腾板凳”是一个意思。

图片 2

一瞬间,班几楞楞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惊呆了,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篱笆旁边是土豆阿莫的新房子,住下不久,阿莫就在想园子的另一头是什么呢?“对!在我没有长出根以前,我得去旅行!?”阿莫终于作出了决定。于是,他收拾好牙刷和被子就离开了!

当然,我也有不喜欢吃的。一道叫做“汤汤菜”,一道叫做杂面酸饭。这两道饭菜都与妈妈有关。直到现在我一听到它们的名字,胃就会痉挛。成年后,每和人吃饭“忆苦思甜”时,我总会如此这般说它们,但从不怪怨妈妈。小时候,爸爸在外打拼,妈妈操持整个家,还要下地劳作。所以,以上两道饭菜做得极为简单且长期重复,还一做就是一大锅,上顿吃了下顿热热还有的吃。一来节约时间,以供劳动;二来可以管够我的大饭量胃。“汤汤菜”即烩菜,材料以土豆、粉条、胡萝卜、包包菜、南瓜等为主,分季节杂烩。杂面酸饭,以杂粮面擀作面皮切成丝、条状,开水煮熟,伴以浆水酸菜。现在人们热衷于精食之后,吃个杂粮面补充点素食纤维,可当时人们对精细食物的向往远甚于杂粮,更别说合理膳食或健康饮食了。

西红柿土豆牛肉汤是我妈妈指定的,她说:“报纸经常说老火汤嘌呤高,这周做个类似罗宋汤的西红柿汤。”罗宋汤材料比这个汤多,我妈妈就买了西红柿、土豆和牛肉,牛肉切粒用盐、料酒和淀粉腌制一下。炒锅放油放土豆块炒一会儿,炒过的土豆吃起来更香,而且土豆炒过没有那么容易变成土豆泥。放入西红柿和土豆一起炒几下,加入2碗温水,焖土豆和西红柿。把土豆煮得软烂适合自己口味,放入牛肉粒,煮沸放点盐和砂糖调味就可以了。

“哎哟,班几快帮妈妈拿条毛巾。”妈妈用手捂着头说,她的头被砸得流血了。

“哦,可怜的孩子,那怎么可以呢?错过了发芽的好时间可怎么办?”园子里的芋头奶奶说,芋头奶奶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有一次,我对妈妈说及此。妈妈说:“还把你亏欠了,吃得高高的、壮壮的!”妈妈说着就走到厨房去了。不一会儿,端出摊饼和辣椒炒鸡蛋,说:“吃吧,我就喜欢看你吃饭的样子,吃起来香!”我竟无言以对。

图片 3

“哦,好!”班几这才醒过神来,赶紧到卫生间拿来毛巾帮妈妈包扎。一边包扎,班几一边指着趴在桌上的家伙说问:“妈妈,他是谁啊?他到我们家来干什么?”

“啊?一个土豆要去旅游!愚蠢的家伙,这里是最好的地方啊。”年轻的玉米小姐们说,他们已经长出了嫩绿的叶子。

这是香葱炒鸡,我妈妈说我丈夫喜欢土鸡,找了朋友买的清远鸡,她准备整只鸡都用来炒,我看准备了挺多肉的,我只用了半只鸡。把半只鸡斩小块,准备一些红葱头和香葱,多一些红葱头,炒得过程会闻到很香的葱味。炒锅放油和姜丝,姜丝不能太少了,姜丝的作用提鲜,放入鸡块用大火爆炒,把鸡块炒得表皮转色,有点金黄金黄,放入红葱头炒出香味,再放入白酒、生抽和少许冰糖等调料,把调料和鸡块炒匀,放入1碗水盖上盖子,烧开后转中火把鸡焖入味。焖鸡的汤汁所剩无几时,放入香葱粒,炒匀即可端上桌。

妈妈说:“我也不知道。”

“哈哈哈,他一定会变成一个发酶的土豆。”尖嘴巴的辣椒大婶说。

图片 4

妈妈围着那家伙转了一圈,然后把他的朝下的脸转了过来,说:“他身上穿着黑披风,脸上戴着恐怖的魔鬼面罩,看来他是强盗。”

阿莫沿着篱笆开始了旅行,在一个树桩上遇见了爱发呆蛤蟆先生,蛤蟆先生一拍脑袋高兴跳起来:“这个树桩已经三十岁了,从树桩上一圈圈的年轮可以看出来。”阿莫觉得蛤蟆是菜园子里最有知识的人。

这是蒜蓉炒黄瓜,用了三根黄瓜,黄瓜既可以当水果,也可以当菜吃,我爸妈都不喜欢生吃,要我炒一下。炒锅放少许油,爆香蒜蓉,放入黄瓜块爆炒几下,放盐炒匀就可以了。黄瓜不用放那么多油,黄瓜我还是觉得清爽点好吃,黄瓜不用炒那么久,保持黄瓜的青绿色,看着更有食欲。

“啊,强盗!”班几快吓哭了。

阿莫继续旅行,在胡萝卜地里,遇见了一只把胡萝卜当零食吃的兔子,兔子告诉他,这个世界上除了胡萝卜之外,还有很多好吃的,比如:苜蓿小煎饼,吃起来脆脆的,还美容养颜呢!蒲公英煮萝卜,哦!那真是太美妙了!阿莫觉得兔子是这个菜园子里的美食家。

图片 5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