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在逃的破坏者以及民警小警笛,澳门新莆京娱乐app大象、是飘在空中的大象

 好书推荐     |      2020-03-08

图钉非常讨厌自己的大脑袋,它觉得自己的大脑袋和身体不成比例,明明自己的身体那么小,为什么脑袋会那么大,自己因为这个大大的脑袋经常受到嘲笑。

作为家长,我们应该允许孩子有天马行空的想法。接纳孩子的所谓“”反叛,不合常理“”的想法。鼓励孩子表达自己的看法,意见。这样对孩子的身心发展是很好的,并且给孩子们讲讲一些睡前小故事,帮助孩子开发智力。

大头针满肚子委屈,因为伙伴们都喊它大头针,可是,它哪里是大头针?它的脑袋小小的,分明是个小头针。它觉得自己怪难看的。

 

 

图钉生气的不断撞击墙面,铆钉看见图钉的做法非常的不解,它说:“你在做什么?”

飘在空中的大象

一天,大头针遇上了真正的大头针图钉。图钉的脑袋可大哩,象个盘子似的压在短小的身体上。

 

 

图钉说:“我讨厌自己的大头。”

一阵风吹过,小猴在树上看着天空中飘着一张美丽的画,仔细瞧瞧,“啊是大象。”小猴惊呼着想抓住飘在空中的大象,可是怎么抓都抓不到。

正巧图钉嫌自己的脑袋太大,跟身体很不相称,难看极了,于是,便与大头针交换了脑袋。

  这天晚上,全不知老睡不着。良心又开始折磨他了。
  “事情弄成这样,也不能全怨我。”全不知在床上翻来覆去,替自己辩解。“我并没有料到一切会弄得这么糟糕。”
  “为什么没有料到?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就都知道呢?”良心坚持说。
  “你瞧,一会儿是你,一会儿又是我。好象你不知道我是全不知似的!”
  “别耍滑头,别耍滑头!”良心嘲笑他说。“你一切都很明白,不过假装是一个小傻瓜——全不知罢了。”
  “我根本没有装假,我干吗要装假呢?”
  “你自己明白干吗。要知道,对蠢人要求会低些。你装疯卖傻,想逃避一切责任。可是,老弟,这瞒不过我!我很清楚,你不是个小傻瓜!”
  “不,我是傻瓜。”全不知坚持说。
  “不对!你自己也不认为自己是傻瓜,其实你比你自己想象的要聪明得多。我早就熟悉你的一切了。你别想瞒过我,反正我不会相信的。”
  “那好吧!”全不知不耐烦地回答。“让我睡吧,明儿个我都改正。”
  “都改,我的小宝贝,你改吧!”良心的口气变得温和多了。“你自己也看见了,事情搞得多糟,由于你,多少小人儿白白地受苦……,城里变得这么混乱。而你知道,在你带魔棍来到这里的时候,这儿是多么美好!”
  “好吧,好吧!我说改,一定改!一定改!很快一切都会重新变好的。”
  良心相信自己已经狠狠地教训了全不知一顿,于是就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早晨,小图钉起得比谁都早,她叫醒了全不知和小花脸:“快起床,该上动物园啦!”
  全不知赶忙穿上衣服去洗脸,小花脸却慢慢吞吞地穿衣服,尽量磨蹭时间,总想不洗脸混过去。但是,小图钉识破了他的花招,逼他洗了脸。
  终于大家都准备好了,正想走出门去,忽然有人敲门,小方块儿走进房间里来。他头戴一顶可笑的帽子,是用天蓝色塑料做的,上面还带两只小角,中间拉着一根螺旋状的导线,耳朵上戴着耳机,胸前挂着一个平平的金属小盒子,上面有一个突出的送话器,背上还有一个同样的小盒子。
  全不知、小图钉和小花脸看见小方块儿来到很是高兴,问他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来找他们。小方块儿说,一天他在街上走着,不知道是谁浇了他一身凉水,结果得了感冒,病倒了。所有这些日子他都不得不躺在床上,不过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健康,可以走动了。
  “您戴的这顶帽子和小盒子是什么东西?”全不知问。
  “这是新发明,叫做改良步行雷达,现在每个人都应该有一台这种步行雷达来防御小阿飞。”
  “它是怎样起作用呢?”全不知好奇地问。
  “很简单。”小方块儿回答。“这个小盒子前面有一个无线电喇叭,走路的时候,从这个喇叭里不断地发出电波。要是前面出现横拉在人行道上的绳子或者导线之类的障碍,电波就从这个障碍物上反射回来,这儿,在帽子上,在两根触角之间架着一根螺旋天线。这根天线接收障碍物上反射回来的电波,经过检波变成电流传进耳机,发出音响讯号。您看,多么方便……,只要前面一出现障碍,您立刻就会听到危险讯号。这种雷达在傍晚或者夜间,当您看不见横拉在人行道上的绳子或者别的什么障碍物的时候,特别有用。”
  “那背上的喇叭又是干吗的呢?”全不知问。
  “干吗的?您还不知道。这是最最重要的呀!”小方块儿喊着。“这个喇叭向后面发出无线电讯号,只要后面出现了小阿飞,想对您恶作剧,您立刻就会听到信号。您这就试一试吧。”
  小方块儿把帽子、耳机和两个小盒子从自己身上取下来,把这全副装备都给全不知戴上。他站在旁边,把手伸向前面的喇叭说:“您想象前面出现了障碍。您听见了什么吗?”
  “我听见了,好象有什么东西吱吱叫。”全不知回答。
  “完全正确!您听到的是高频率的尖音信号:比—— 比——比!现在我悄悄走到您后面……,您听见什么了?”
  “啊哈!”全不知喊了起来。“又叫起来了,好象比刚才的粗些:布——布——布!”
  “对了!这次您听见的是低频率的低音讯号。这是为了让您知道,危险在前面还是在后面。要是您听到‘比—— 比——比’,那就必须注意前面,要是‘布——布——布’,那就应该赶快转过身去瞧后面。”
  小图钉对这种仪器也挺感兴趣,于是,这套装备又从小无知手里传到她手里,然后又从她手里传到小花脸手里。小花脸专心地听了好半天,这才说:“这有什么!这么吱吱叫,没什么稀奇的。吱吱叫——连我也会。奇怪的只是它怎么会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叫‘比——比——比’,什么时候应该叫‘布——布——布’呢?”
  “喏,这很明白。”小方块儿回答,正想从头开始再讲一遍。
  这时候又听到了敲门的声音。门打开了,挤进来两个胖胖的家伙。两个都穿着肥大的桶状大衣,袖子笨拙地鼓起,头上是圆形的绿帽子,好象穿着潜水衣。
  全不知仔细一瞧,认出了这两个怪人,原来是小线儿和小鲫鱼。
  “啊,原来是小线儿和小鲫鱼!”他高兴得叫起来, “你们穿的什么呀?”
  “这是新式的橡皮衣,也可以说是打气的大衣和橡皮打气帽。这是我们工厂制的。您试一试,用棍子,请原谅我这么说,打我的脑袋。”小鲫鱼说着,把手里拿着的棍子递给全不知。
  “干吗要我用棍子打您的脑袋呢?”全不知奇怪地问。
  “打吧,打吧,别怕!”
  全不知莫名其妙地耸耸肩膀,拿起棍子,轻轻地敲了小鲫鱼的脑袋一下。
  “您打重一些!您尽力量打,把棍子挥动起来,要是可以这么说的话!”小鲫鱼叫喊着。
  全不知挥动棍子,稍为重些又打了一下。棍子从头上弹起来,好象打在胀满了气的汽车轮胎上一样。
  “您瞧见没有?我可一点儿也不疼!”小鲫鱼哈哈大笑地喊。“现在您打我的背上。”
  全不知用棍子打他的脊背。 “您看,根本就不痛!”小鲫鱼高兴地喊着。“要是您想看的话,我甚至还可以摔下去,不会碰着。”
  小鲫鱼刷地一下就向地下倒下去,立刻又象小皮球一样弹了起来。
  “这都是干什么用的?”全不知莫名其妙地问。
  “您猜不着么?这是防御小阿飞用的。”小鲫鱼回答。 “现在不管什么样的小阿飞对我拳打脚踢,或者揍我的后颈窝,浇凉水,我什么也不怕了!”
  “可是这不大好看。”小图钉说。
  “不好看是因为不时髦罢了。”小鲫鱼回答。“当它成为时髦的时候,请原谅我这么说,大家都会说它好看的。现在许多商店里已经开始供应这些大衣和帽子了。”
  “商店里倒可能有,可是在街上我还没见过谁穿得这么可笑。”小图钉说。
  “不要紧,很快您就会看见的。”小线儿说。“小针头特意吩咐我们穿上这种大衣,戴上这种帽子逛大街。今儿我们这样逛了大街,明儿大家都会跑到商店去买这种衣服。当我们出了新的服装样式的时候,我们总是用这种方法的。”
  小线儿和小鲫鱼动身去逛大街了,小方块儿说:“您瞧,小阿飞们都把大家搞成什么样子啦。我看,最好还是带上雷达,它比这些肥胖的大衣要好得多了。”
  又是一阵敲门声,房间里跳进来工程师小铆钉。一看见他,大伙儿都啊了一声。他头上缠着绷带,脖子上和下巴上都贴着膏药。
  “您怎么啦?”小图钉吓了一跳。“您出车祸了?”
  “是的……唔,不是……或者,更正确一些说,是的。”小铆钉着急得在原地跳着回答。“您明白吗?不知道是哪个小阿飞在晚上把我汽车上的弹性靴子卸下来一只,早晨,我没有发现,坐上车就开走了。要是所有的四只弹性靴子都不缺的话,那什么可怕的事情也不会发生的;可是,由于一边缺了一只靴子,起跳的力量不平衡,汽车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我从车里摔出来,叭地摔在马路上。可怕极了!您瞧:前额碰伤了,还有下巴、膝盖和胳膊肘……”
  “这些小阿飞真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小方块儿同情地说。“给我浇一身凉水,还卸下了他汽车上的一只靴子!”
  “简直拿他们没办法!”小铆钉接着说。“过去可以放心地把汽车停在街上,可是现在,眼看就给你卸下来什么东西,要不干脆把汽车给你打发走。”
  “怎么——打发走呢?”全不知不明白。
  “嗳,坐上你的汽车开走呗。这简直是野兽!我不明白,民警在管什么呢!要是我,非得把这些小阿飞关起来不可!只要出现一个穿黄裤子的,我就立刻把他关进‘冰箱’里去,让他呆在里面,一直到改好了为止。”
  “这样不行。”小方块儿反对,“您瞧,全不知不也穿黄裤子吗?干吗把他关起来呢?”
  “嗳,全不知的裤子是正常的。”小铆钉说,“可是小阿飞们的裤子是肥大的,并且还有点绿油油的。”
  “简直是胡说八道!”小方块儿把手一摇。“每一个小人儿都可以穿黄色的或者绿色的裤子。谁也不会这么一来就变成了小阿飞。要是您想知道的话,现在您简直没法把小阿飞和普通的小人儿们区别开来。小阿飞跟大伙儿穿的一样,并且他偷偷地干坏事儿,所以谁也看不出来。他们要是不乱搞,那就胡说八道,到处骗人,或者说得天花乱坠,实际上一点儿也做不到。我早就向全不知、小图钉和小花脸保证过,要带他们去参观建筑师小西瓜的房子,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实行——这就是说,连我也是小阿飞。可我并没有穿黄裤子呀?”
  小方块儿和小铆钉争论着,谁可以算做小阿飞,谁不可以算,后来,全不知说话了:“用不着争论,朋友们。反正很快就会没有什么小阿飞了。”
  “怎么叫不会有了?”小铆钉奇怪地问。
  “很简单,很快地一切都会跟过去一样,您瞧着吧!”
  “嗳!”小铆钉轻蔑地摇摇手说,“看来您是在报纸上读了小瓢虫教授的文章吧?那是胡说八道!我根本就不相信驴会变成小人儿,科学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呢……对了,正好提到了科学。现在我和你们一起到科学城去,我给你们介绍两位学者——小女孩儿小鲱鱼和小金钟花。小鲱鱼是我们这儿著名的宇宙学女教授。她发明了冬天的太阳,你们懂吗?我们还要造一个太阳,在冬天把它发射到天上去,让冬天也跟夏天一样暖和。”
  “这个太阳是什么样的?”全不知好奇地问。
  “她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们的。还有小金钟花发明了一种火箭,她打算乘它到月球去。她已经开始制造了。这个火箭你们也会瞧见的!要是小金钟花喜欢你们的话,她会把你们一起带到月球上去的。”
  “岂有此理!”小方块儿皱起眉头说。“他们今天哪儿也不跟你去!今天他们跟我上创造街去。我早就约好他们参观小西瓜的房子了。”
  “他们干吗要看你的小西瓜!他们感兴趣的是科学,不是小西瓜。”
  “你们不用争吵。”小图钉说。“我们谁也不跟着走了,因为我们必须到动物园去。”
  “这好极了!”小方块儿说。“先去参观房子,然后上动物园,这其实是在一块儿挨着的……好吧,请吧!你们可是答应过我的!”
  “这怎么办呢?是的,我们答应过。”小图钉说。“好吧,要是这实际上是在一块儿挨着的话,我们就去吧。”
  “挨着的,挨着的,用不着怀疑!”小铆钉一面从椅子上跳下来,一面说着。“大伙儿一起走,坐我的汽车。”
  过了两三分钟,大家已经在大街上了。小花脸看见小铆钉的汽车,斜着眼睛瞅了它的扎着绷带的主人一眼说:“用不着坐这辆汽车,它总是象跳蚤那样跳米跳去,眼看又得翻跟斗了,我不想从头到脚缠上绷带,跟蚕一样。”
  “你放心吧!”小铆钉回答。“我的汽车再也不能跳了。因为有一只靴子掉了,其余三只靴子就不得不全卸下去。”
  小花脸放心了。不过还是坐在后边,跟全不知和小图钉一起,以防万一。小方块儿坐在前面,跟小铆钉并排。
  小铆钉照例一下子就打开第四个速度,汽车立刻飞奔起来,快得大家都透不过气来。小方块儿两眼发花,好半天也闹不清楚:他们走的完全不是应该去的地方。后来,他看了看四周,才逐渐明白过来了,他说:“你听我说,小铆钉,咱们这是到哪儿去呀?”
  “怎么到哪儿去?该到哪儿就到哪儿。”
  “那你说我们该上哪儿呢?”
  “到科学城去。”
  “什么?”小方块儿嚷起来。“这太不象话!我们不是说好了到创造街去吗?赶快向后转!”
  “干吗要向后转?我们很快就到了!”
  “我说,向后转!”
  小方块儿抓住方向盘,动手把汽车向后转,可是小铆钉不让他转。汽车开始在马路上弯来弯去,结果冲到了人行道上。要是小铆钉不及时煞车的话,也许就撞进报亭里面去了。
  汽车停得那么突然,大家都差点儿碰坏了鼻子。小方块儿和小铆钉象发疯一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僵持了好一会儿。终于,小方块儿放开了方向盘,说:“请你原谅我,小铆钉!我不该抓方向盘。这样做咱们都可能摔伤的。”
  “不,我才应该请你原谅。”小铆钉说。“朋友们,请你们原谅!我其实是想蒙着你们,把你们带到科学城去。我很想让你们参观科学城。”
  “嗳,没什么,咱们谁也不用生谁的气。就这样安安静静、心平气和地往回走吧。”
  小铆钉重新打开了发动机,把汽车掉过头来。静悄悄地往回开。他羞惭得低下了头,大声地叹气,使得全不知也可怜起他来。为了使小铆钉不再垂头丧气.全不知问:“我很想知道,这种汽车的推进器是用什么发动的:用汽水吗,也许是用原子能吧?”
  “推进器不是用汽水,也不是用原子能发动的,用的是生物塑料。”小铆钉回答。
  “那么,这生物塑料又是什么东西呢?”全不知问。
  “生物塑料——这好比是活的塑料,实际上它并不是活的,可是,要是用它做成一根中心轴,通上电流,那么,这根轴就会开始抽搐、收缩,也就是变短了,就象肌肉一样。要是你们觉得有意思,我可以拿给你们看看。”
  “对,对!”全不知回答。“很有意思!”
  小铆钉停住车,拿出一个扳子,卸下几个螺丝钉,然后跟小方块儿一起抓住车身,一个从前面,一个从后面,把它从轮子上卸开。从下面开始露出一个金属框子和带动车轮转动的杠杆装置。
  “您瞧,”小铆钉说。“这里,用生物塑料做的主轴连接在杠杆上,电流接通的时候,主轴就收缩,把杠杆拉过来,结果,轮子就转了半圈,可是,当电流关断了的时候,主轴又伸长了,它推动杠杆,杠杆就使轮子转第一个半圈。转动就是这样进行的。只是得让电流总是断断续续的才行。不过,主轴缩小的时候,每次都会自动接通和关断电流的。”
  在拆开了的汽车周围,一会儿就围上了一大群小人儿。每个人都津津有味地瞧着机器的构造。
  “电流是打从哪儿来的呢?”全不知问。
  “电流是由小电池供给的。”
  小铆钉走近车身,指着一个象手电筒里一样的小电池给大家看。
  “难道这么小的电池就能推动整辆汽车?”全不知感到奇怪。
  “您还没有明白。”旁边站着的一个小人儿给全不知解释说。“电池里的电流只是对生物塑料起作用,也就是使它收缩。因此,开动汽车的不是电池的能,而是积累在生物塑料里的能。我们的工厂采用这种生物塑料制成的推进器来发动车床和别的机器,一节电池的电流就足够使整个工厂动起来了。”
  “哪儿来的生物塑料呢?”小图钉问。
  “它生在沼地。沼地里积累着太阳能,好象在树木里和所有的一切植物里一样。电流通过生物塑料的时候,它里面积累的光能就变成为机械能。”
  “你听我说。”小花脸一直注意地瞧着汽车的构造。 “我瞧了半天,就没瞧见这辆汽车有推进器。难道说没有推进器也成吗?”
  “当然不成!”小铆钉回答。“可是,这个生物塑料的主轴在汽车上就是推进器呀!”
  “好吧,要是这样,那就没什么奇怪了。”小花脸说,“要不然,汽车没有推进器就能走,那才奇怪哩!”
  周围的人们都笑了。人群扩大了,后面还陆续有人来。有一个过路人问:“这儿出了什么事儿?”
  “是汽车闯祸了吧?”另一个回答。
  第二个人听见“汽车闯祸”几个字,就说:“弟兄们,汽车闯祸了!”
  “来瞧哇,弟兄们,汽车出事儿了!”第四个人叫了起来,“车身歪在一边,只剩下一两个轮子啦!”
  “你们看,司机都受伤了,浑身都是绷带!”有人手指着小铆钉说。
  一听到汽车出事儿的消息,人群马上加倍地增多了。小铆钉看到事情发生了意外的转变,决定尽快地离开。小方块儿把车身放回原处。大伙儿都爬进汽车。小铆钉踩下电门踏板,可是汽车不知为什么不动。
  “怎么回事儿?”小铆钉咕哝着,一面在座位上打转,拔出杠杆装置一看。——不知为什么没有电流了……哎呀,真是活见鬼!电池不见了!一定是谁给卸走了……”
  “也许掉在地上了呢!”小方块儿说。
  大家从汽车里爬出来,寻找电池。
  “刚才还有呢!”小铆钉着急了。“你们记得吗?我给大家瞧过。”
  人群这时已经堵满了一条街。交通都停止了。一位民警驾驶着履带摩托车穿过人群,来到汽车跟前。
  “出了什么事儿?”他生气地大声叫喊着。“为什么聚集了一大堆人?”
  “根本就没有谁召集他们!”小铆钉顶了一句。
  “干吗不开车呢?”
  “没有电池,那您坐下来开吧!”小铆钉嘲笑地回答,一面回过头朝大家喊:“弟兄们,是不是有谁错把电池卸下来,装在衣袋里了?”
  人群里发出一阵笑声。
  民警不满地摇摇头,对小铆钉说:“亲爱的,看您这副模样,该在医院里呆着,可是您却在这儿惹事。”
  小铆钉回答说:“您还想说些什么?”
  “得了吧!”民警说。“您坐上汽车,我带您上派出所,到那儿咱们会搞清楚的,不需要在这儿引这一大群人来看。”
  小方块儿走到全不知跟前说:“您坐公共汽车或者出租汽车到动物园去吧,我跟小铆钉一道上派出所把一切解释清楚。恐怕没有我,小铆钉在那儿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民警。”
  小铆钉和小方块儿回到汽车上,民警把履带摩托车放在前面,把汽车拴在后面,拖着它上派出所去了。

  第二天早晨,小图钉比谁都起得早。全不知和小花脸还在睡觉,她就上街买报纸去了,回来后就看报。起初,她还心平气和地读下去,可是后来,她的脸上突然出现了害怕的神色。她跑进全不知和小花脸睡觉的房间,喊着说:“你们快起来!咱们上报了!”
  “你说什么?”全不知醒来后惊奇地问:“咱们什么好事儿也没有做过呀!”
  “是的,报纸上也没提什么好事儿。你读吧!”
  全不知拿起报纸,读上面刊载的事情。报纸上登着:
  在东街,离果子冻胡同不远的地方,有两位不知名的行人,拿起浇花的皮管,不把它正当地使用,没拿它去浇花,反而浇起行人来。赶到出事地点的民警小警笛抓住了一个公共秩序的破坏者,把他带到派出所。接着,民警的房屋就发生倒塌事故。民警小警笛和他抓到的破坏者呆的那个房间的天花板和墙壁塌下来了。在房屋倒塌的碎片堆里,没有找到他们二人。现在,他们究竟到哪儿去了,还是一个谜。虽然经过多方面不断的寻找,但是,无论是民警小警笛和那个到现在还不知道名字的破坏者,哪儿也没有找到。值勤民警小哨兵不能说明倒塌的原因,因为当时他正在另一间屋子里。已经采取一切措施,寻找在逃的破坏者以及民警小警笛。倒塌的原因即将查明。
  “你看,他们会查明是你用魔棍造成的倒塌事故。他们在这件事上不会夸奖你的!”小图钉对全不知说。
  “你应该对谁也不说我有魔棍。”全不知回答。
  “可是民警见过你有魔棍的呀。”小图钉说。
  这时候传来一阵扣门声。全不知以为是民警来抓他了,正想藏到桌子底下去,门推开了,走进门来的是小方块儿。
  “你们好,亲爱的朋友们!”他咧开嘴大声笑着。“见到你们,真叫我高兴。你们昨天溜到哪儿去了?”
  “我们并没有溜到哪儿去。”全不知回答。“只不过是小花脸在会上打盹,我们带他到大街上去透透空气。”
  “啊,原来如此!”小方块儿喊着。“我简直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要知道我许下的诺言还没有兑现呢。我管应过给你们谈谈建筑方面的事情,还答应领你们参观小西瓜的房子的呀。”
  “嗳,这是小事情!”全不知挥手说。
  “不,不,这可不是小事情。我们这里说了话一定得算数。为了这事情,我心里非常激动,一夜都没有睡好。后来我决定无论如何得在早上找着你们,这才安心睡着了。”
  “那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呢?”小图钉问。
  “要知道,我明白你们是从别的城市来的,所以我决定打电话到所有的旅馆打听,他们那里有没有全不知,小图钉和小花脸。正好这个旅馆里的人告诉我,你们就住在这儿。”
  “您真够机灵的。”小图钉夸奖地说。
  “有啥了不起!”小花脸嗤笑说。“这是每一头驴都能想到的。”
  “要是你能讲究一点儿礼貌就好了!”小图钉说。
  “小花脸说得对!”小方块儿笑着说。“这的确是每个人都会做的。现在我想咱们可以动身到创造街去看看建筑师小西瓜的房子了。”
  大家都走出房间,在走廊上,小花脸拉住全不知,跟他悄悄地说:“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咱们今天不吃早饭了?”
  “你等着吃早饭吧!”全不知生气地回答。“我可不能在小方块儿面前摆出早饭来呀!谁也不应该知道咱们有一根魔棍。懂吗?”
  旅行家们下了楼梯,走出旅馆,来到街上。全不知害怕地东张四望。他很怕遇到民警小警笛。看到周围一个民警也没有的时候,全不知才松了一口气。可是这时候在人行道旁边停下了一辆汽车,里面飞快地跳出来一个小人儿。他穿着银灰色的运动衣和短裤,头上戴着一种光闪闪的带着耳机的圆帽子,不象头盔,不象钢盔,就跟摩托车手戴的帽子一样。全不知以为这就是民警,心里凉了半截儿。可是这个小人儿却一点儿也没注意到全不知,他跳到小方块儿跟前,叫着:“你好,小方块儿!真是巧遇!哈哈哈!你上哪儿去?”
  “啊,你好,好朋友!”小方块儿高兴地回答。“我和我的朋友们散散步。我们要上创造街去。请认识一下吧,这是小图钉,这是全不知,这是小花脸。”
  “和你们认识,我非常高兴!”小人儿喊着,并且高声大笑。
  看得出来,他的确很高兴和旅行家们认识。他很快地跳到小图钉跟前,使劲捏住小图钉的手,差点儿把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捏得流出眼泪来。他照样飞快地跳到全不知和小花脸跟前,向他们问好以后说:“我叫小铆钉。工程师小铆钉。”
  小花脸听到这个奇怪的名字,嗤地一声笑出来。
  “这叫什么名字啊——小铆钉?”他惊讶地说。“您大概想说小门闩吧?”
  “哈哈哈!”小铆钉好意地拍拍小花脸的肩膀,大笑起来。
  “小花脸,你讲话以前应该想一想。”小图钉说。“要是谁一定说你的名字不是‘小花脸’,而是‘小鬼脸’,想来你也会感到挺委屈的吧?”
  “小鬼脸!没有这种名字的!”小花脸回答说。
  “可是‘小门闩’这样的名字也没有哇!”小图钉严厉地说。
  “不,您错了。”小铆钉一面继续笑着,一面反驳。“我有一个熟人,他的名字的确叫‘小门闩’。不过这完全是另一个小人儿,完全不象我一样。名字是各式各样都有的,我向你肯定说,有的名字还十分可笑呢!哈哈哈!至于说到我么……”他转向小花脸说:“我的名字实际上是‘小铆钉’,不过,要是您高兴的话,叫我‘小门闩’也可以的。”
  “这哪儿成!”小图钉忿怒地说。“他得叫您‘小铆钉’,应该这样。对他可不能姑息呀!”
  “我这些朋友还是初次来太阳城。”小方块儿说。“他们是从百花城到我们这儿来的。”
  “啊。是这么回事儿!”小铆钉喊着。“这就是说,你们是我们的客人了?干吗咱们还站着呢?你们要上创造街去,是不是?都上车吧。我也跟你们去,要是你们愿意的话,咱们还可以顺便到服装工厂去参观,那儿所有的技师我都认识。”
  小铆钉一跳就跳到了车上,坐在驾驶盘后面。他的汽车是流线型的,看起来有点儿象压扁了的鸡蛋,下面有四个轮子,车身粗的一头朝前,尖的一头朝后,上部有两个圆孔,里面安放着驾驶员和乘客的座位。座位的上面装着一个伞状的圆顶。车轮的前面露出缓冲器,样子挺象皮靴。
  小铆钉随便按了一下按钮,就打开了汽车车身所有的四扇车门,然后邀请朋友们坐下。小花脸没有等别人多请,就自己往里一钻,和司机坐在一起,小图钉、小方块和全不知就坐在后面。
  刚刚坐好,四扇车门一下子就关上了。小铆钉踩了一下踏板,发动机尖叫一声,汽车就向前猛冲,那股劲儿小花脸没有预料到,差点儿从汽车里摔出去。他连忙抓住前面挡板上的把手,害怕地直往前看。汽车跑得飞快。快得使人头晕,它赶过了所有在它前面奔驰的汽车。有时候,简直就在别的汽车上面跳越过去,这是靠了专门的跳跃设备的帮助。
  这种跳跃设备很简单,四个车轮中每个车轮的轴上,都有个弹力很强的铁靴子。在不用的时候,这些弹性很强的靴子自由地把后跟向前伸出,作为缓冲器,这就减少了震荡。也就是减轻了碰撞时的冲力。但是,跳跃设备一打开,四只弹力挺强的靴子就围着轴和车轮一起旋转起来。这时候靴子用后跟支着地面,一面不断地旋转,一面撑推地面,结果就把汽车弹起来,能飞过路上遇到的任何障碍,能从行人和川流不息的车辆上空飞过去,自由地跳过一条条横着的街道。
  小花脸对这样奇怪的跳跃汽车感到惊奇,他想说出自己的惊讶心情,但是话到口边又停住了,因为他想起自己的信条。不过他究竟还是开口问了:“请您告诉我,小铆钉,为什么您穿短裤呢?难道您没有长的?”
  “穿短的凉快。”小铆钉回答。
  “那您为什么戴有耳机的帽子呢?戴着它可热呀。”
  “看来,您对驾驶汽车完全外行。这根本不是带耳机的帽子,这是钢盔。钢盔的外面是一层保护性的钢骨架,里面是棉花。要是出了事故,我戴着钢盔咚地一声倒在大街上,脑袋不会出什么事儿,要是我不戴钢盔,碰在地上,那可就……哈哈哈!”
  小铆钉笑得简直不能说下去了。
  “您有多余的钢盔吗?”小花脸关心地问。
  “没有,我没有第二顶钢盔。”
  小花脸害怕得发抖,向后面看了看。他很后悔自己坐在前面。他想,万一发生碰撞,坐在后面要安全一些。
  这时候,汽车开近了河边,可是它没有沿着河岸开,而是跳过栅栏,扑通一声直接开进河里。小花脸吓得尖叫了一声,打开车门就想往外跳,但是小铆钉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后领。
  “放手!咱们快沉底儿了!”小花脸哭叫着,拼命地想脱身。
  “咱们并没有沉底儿,咱们是在游泳。”小铆钉安慰他说。“这种汽车不仅能在陆地上行驶,还能游水过河呢!”
  “哼,即使它能游水,也可能把我们淹死的呀。”小花脸一边说着,心里已经平静了些。
  “这话当然也对。”小铆钉笑着回答说。“不过您不要怕。汽车里每个座垫下面都有救生圈。”
  小花脸立刻搬起座垫,取出救生圈,套在自己身上。
  “咱们还没有往下沉呢。”全不知说。
  “没有关系。”小花脸回答说。“要是咱们已经在往下沉,那就晚了。”
  “我的汽车不仅会游水,还会在空中飞呢。”小铆钉说。
  说着他就用手指按了一下仪表盘上的按钮,立刻发出了一阵嗡嗡的声音。全不知和小图钉抬头一看,看见他们起初当成雨伞的圆顶变成了螺旋桨,飞快地转动着。这时候汽车平稳地升高,做了一个急剧的回旋动作,就在水面上空飞翔起来。
  “降——降落伞,您的座垫下面也有吗?”小花脸害怕得结结巴巴地问。
  “我的车上哪儿也没有降落伞,因为咱们用不着什么降落伞。”
  “为什么?”小花脸耽心地问。
  “因为要是带着降落伞跳的话,它立刻就会缠在螺旋浆叶片上,您就会跟降落伞一起被劈成碎片。所以万一出事,最好根本不带降落伞就跳。”
  “可是,没有降落伞会摔在地上的!”小花脸说。
  “怎么会摔在地上呢?咱们是在水上飞行,即使摔在水面上,也不疼。”
  “那就没什么了。”小花脸说。“掉在水里,倒还不太可怕。”
  “当然,”全不知接着说。“只是你如果掉进水里,可别忘了洗脸,这对你是没有害处的。”
  大家都笑起来,因为小花脸也真应该洗脸了。
  汽车越飞越高,整个城市看起来就跟手掌一样大小。这确实是一片美丽的景色。屋顶在阳光下面象珍珠一样闪烁着五光十色,好看极了。有些屋顶盖得就跟鱼鳞一样。
  “怎么,你们的屋顶是用鱼鳞做的吗?”全不知问。
  “不,”小铆钉说。“你以为是鱼鳞的东西其实是太阳电池,也就是放在屋顶上的光电池。太阳能在光电池里变成了电能,储蓄在专门的蓄电池里,用来供房屋的照明和取暖,开动电梯和传送带,带动电扇之类的发动机。多余的电力传送到各个工厂去,也传送到中央电力站去,在那里变成无线电磁能,它不用电线就能传送到任何地方。”
  “为什么太阳电池要装在屋顶上面呢?”全不知问。
  “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地方了。”小铆钉说。“因为第一,屋顶总是空的,没有人来人往,不能让这块地方白白浪费掉,第二,屋顶随时都在阳光照射下,它受到的阳光量最大。”
  小铆钉在河上空绕完一圈以后,决定降落。汽车笔直冲了下来,扑通一声掉进水里,溅起了一大片浪花。小铆钉为了显示汽车的灵活性,驾驶着它在水面上兜了几个圈子,划了几道曲线,然后才回到岸上。全不知、小图钉和小花脸真不知怎么才好,对这事情表示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因为他们根本说不清楚:乘着小铆钉的汽车在陆地上行驶安全呢,水上行驶安全呢,还是空中飞行更安全些呢?

铆钉不忍心看到图钉伤害自己,于是决定和图钉把身体换掉,换掉身体后,铆钉变成了大头,而图钉变成了小脑袋。

风越刮越大,似乎在调皮的和小动物们玩起了游戏,下兔子正在草地里舒服的晒着太阳,一阵风吹过来,“咦?什么东西遮住了阳光?”

这下子,大头针以为自己成了真正的大头针,甭提多高兴了。图钉也觉得自己变得小巧玲珑,不再头重脚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