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登上山顶,重阳节快乐

 好书推荐     |      2020-03-01

由于一开始用力过猛,我很快出现了呼吸急促的现象,大口大口地吐吸着气,心跳骤然加快,双脚仿佛不是踏在地面上,而像是踩在一堆棉花上。我机械地向前迈着脚步,但实际上,我的步伐较之开始,已慢下不少了。最后,我终于支撑不住身体,只好停顿下来,坐在山道边的石凳上休息一下。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字,请随意扫码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也可在简书和微信公众号搜索三米夕阳关注我,感谢你的支持

周末,和朋友们约好去爬山。掐指算来,我好像已经四五年没有爬过山了,如果说因为工作太忙连没时间去连自己都相信这是个借口,只是没有勇气挑战山峰的高度和自己身体的极限。这次好朋友一起行动,虽然我还是心不甘情不愿,但在大家的怂恿下,我还是勉强答应了。 周末一大早我们装备整齐开始出发。呼吸着室外新鲜清凉的空气,忽然感觉心情格外爽朗。只是天空不作美,我们的车还没开到山脚,就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有几个朋友打起了退堂鼓,但我和另我几个朋友兴致极高,“今天不管下多大的雨都要登到山顶。”我们在山脚下的小商店里买了雨衣,便兴致勃勃地开始了登山之旅。 登封“三皇寨”的险和陡果然名不虚传,刚开始连登三百多级台阶,腿就有些微微发抖,抬头向上看去,长长的坡度极陡的台阶着实把我们吓住了。“既然来了,我们一定要爬到峰顶!”在朋友的召唤下,我也稍微休息一会就又开始向上爬了。爬到三分之一路程时,虽然天气很凉爽,但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大汗淋漓了。我们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时而手脚并用,时而互相搀扶、互相鼓励,虽然累得筋疲力尽,但看着一级一级远去的台阶,我们坚信:只要不停下前进的脚步,就一定会登上顶峰。“快看,太漂亮了!”朋友夸张的尖叫声立即吸引了大家好奇的目光。“哇,真的太漂亮了”我们顺着朋友的目光向远处望去,远处云雾缭绕,瘦削的山峰若隐若现,游客的身影若隐若现,仿佛所有的人都置身于仙境一般,那种感觉不是亲身经历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我们不再急着上山,而是停下来欣赏这难得的美景,我们不停地在云雾变幻中,抓拍若隐若现的山峰,心情好得无法形容。以前登过“三皇寨”的朋友说,晴天的“三皇寨”是秀美而挺拔的,但雨天的“三皇寨”是浪漫多情的,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两种意境。这种天气登山就像自己变成了山里的神仙,飘飘然的感觉。 “不登上山顶,就体会不到山的壮丽,不身在其中,就不会有真实的美感”我们在惊喜和享受中不知不觉登到了山顶,又从山顶走到山脚,完全没有了前半段路程的艰难,也丝毫不再感觉到辛苦和劳累,我们快乐地跑着、跳着,兴奋地对着大山大声呼喊着,完全没有了平日工作中的稳重和压抑,也完全不顾汗水早已湿透衣襟。这一刻,我们真正在释放着自己的灵魂,让疲惫的心找到了休憩的港湾。这次的登山不仅让我们的身体再一次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更让我欣赏到了雄伟的高山在云雾缭绕中的别样风景。“三皇寨”,期待下次与你相会。 图片 1 图片 2 作者单位:郑州煤电公司告成煤矿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你更喜欢爬山还是游泳呢?

见朋友已超过了我,我也不敢懈怠,从石凳上站起,再次出发。我决定学习朋友的跑步方法,不再抢跑,努力保持一种慢跑的状态。但这时我发现了两个问题:由于之前透支体力过度,我这时想要匀速前行竟有力不从心的感觉;同时,朋友跑在我前面,若是我仍然慢跑,就等于是投子认输了。

我一直不愿意走重复的山,一是不想让新的回忆去覆盖第一次爬山的记忆,二是重复走一个地方会让我失去探索的乐趣。基于此,我从不回头去走走过的山。桂峰山,是我第一次重走的山,它是一座属于驴友的入门级别的山,难度只有两颗星。对这座山我记忆尤为深刻。初来时,我穿着粉色小碎花群,扎个马尾,脚穿一双小白鞋,手里提着一袋零食,背着一小袋那种儿童包装的果冻。从我签到,领队的各种质问,上车时同行伙伴的各种议论,都让我尴尬到极点。那次之所以会着裙装,正好是去体育西路附近的朋友家做客,本没有留宿的打算,但两人聊得太嗨了,竟然错过了末班车,只得留宿,于是没有带换洗衣服的我,只能穿着裙子去爬山了。

后来在深圳工作,我经常去爬凤凰山。凤凰山不是很高,我很快就能走到山顶。有一次和同事小王一起去凤凰山,他中途休息了好几次,也许是他体力太差了,或者是当年的我体力还不错。

和朋友相约去爬山。山不过三百米高,从山脚到山顶有一条山道,平时慢悠悠地上去,倒不觉得它陡峭。那一日,朋友向我挑战:咱俩换一种登山方法,不再慢走上去,而是沿着山道跑到山顶,谁要是输了就买午餐的账单。我欣然同意。

图片 3

今天早上打开手机,看到微信上有个德国朋友用中文发的:重阳节快乐!这个德国朋友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学过中文,每次我们过重大的节日他就会给我发节日祝福:春节快乐,端午快乐,中秋快乐。。。

还记得那天在山顶上,朋友笑着拍着我的肩,“揭穿”我说:“其实没啥,你只是太想赢了!太想赢的人,最后多半会输。”

图片 4

肇庆的鼎湖山和七星岩是国内比较有名的景点,也是我们很喜欢去的地方,今年我就分别去了两次鼎湖山和七星岩。鼎湖山的景色比较好,空气非常清新。七星岩则是地貌很奇特,登上天柱岩的山顶可以俯瞰整个肇庆市区的景色。

朋友很快来到我的身边,关切地问我有没有事,我向他摆摆手。他继续向前跑着,仍然保持着一贯的步伐,每一脚都有力地踏在路面上,或昂首挺胸,或侧目山旁的花草,一切看似惬意而悠闲。

下到山脚,我们五个小伙伴,因各自的意见不同,我们三人去探寻千年榕树,另外两人提早回到集合点。在找寻那棵榕树的路上,我们三人遇到一条凶恶的狗,我和另一个女生因为特别怕狗,我们呆住不动,这时,我拉着旁边那个男生的衣角躲在他的后面,另一个女生躲在我的后面,直到狗的主人来了,我们才顺利通过。在那棵硕大的千年榕树,我一个175身高的人站过去,也觉得如此的矮小,那棵千年榕树它的分枝也和一颗有着百年的榕树一样大,根爬升到地面已经空了,在那棵老榕树旁边有条小溪,小溪另一旁种着许多的竹子和一些我叫不出来的树名的树,我们三人各自坐在小溪中间散落的石头溪水,谈笑着各自的童年,哗哗哗咚咚咚小溪流水的声音流经我们的耳朵。我一直听着那流水声,好像音符一般动听,但是不一会儿,我们便回到了集合点。

我们每年在清明节扫墓,要到几个不同的地方上山。有的山路很容易走,一下子就走上去了。有的墓碑在山上很高的地方,山上长满了树木和野草,没有路,只好用铁锹和镰刀开路,要花很长时间才能上去。

仗着身材比朋友高大,加上平时爬山我也不输在他后,所以一迈脚我就信心十足。我的步伐明显比朋友要快不少,差不多是他速度的两倍,很快,我就将他远远抛在了身后。在山脚的转弯处,我会扭过头看一下朋友,眼见落后于我,他仍显得十分淡定,还是那样慢悠悠地跑着,一副不疾不徐的样子。

不管登多少次山,我依然是像初次登山一样,怕摔伤。因此,下山,我常常会走得慢一点。因为上山比较快,并不影响活动规定的抵达时间,故下山我常常是像蜗牛一样般前行的,下山,走得太急,容易摔伤或是扭到脚,所以,我习惯了一步一个脚印,我常常看到有人下山几乎是跑着的,遇到这样的伙伴,我常常是让路退行的。下山,我只有在平稳的小路,才会步伐加快。

我去过两次梧桐山,都是自己去的。第一次去的时候天气不太好,乌云密布,在山上有几段路都是前后看不到人的,我有点害怕,当然最后还是平安无事地下山了。第二次,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突然我大腿有点抽筋了,只好坐下来休息。心想这下惨了,登不上去走不下来,如何是好?幸好,休息了几分钟之后我没事了,继续爬山。在山顶我看到有人在弹吉他卖唱,对他甚是佩服,给了十块钱,和他握了一下手叫他加油。下山途中遇到一个美国人,我和他聊了起来,然后一起走到了山脚。